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聚合 > 问答故事

嗨~我们只是做了五年前未做的事情

Daisy王小炮 时间 : 2018-04-16 22:30:20

作为一位学习甲骨文的女孩子,恩,常常会矫情的做一些仪式感的东西,比如,回归单身,删掉所有帖子;比如,和A的畅谈,使我宠宠欲动的想要写下和Z的故事。

过后更

如果说情欲是充斥在牢笼里恶魔,那么Z是第一个打开牢门放出恶魔的人。之前被压抑多年的情欲在Z的操控下肆无忌惮,记忆犹新。

忙了一下午,终于可以继续更了

坐在机场候机的我还处于一脸懵逼中,还没有从下午自己惊人的举措中缓解过来。看看手中的机票才能确定我是真的要去见Z了。

长时间的禁欲生活导致我整个人时时处于爆发的边缘,一不顺心就会嘭的爆炸。

去见Z的那天下午,客户的纠纷让我临近崩溃,在朋友圈胡乱的发着心情,宣泄自己的不满。多年未联系过的Z发来消息:来我的城市避难好么?这一刻的Z像一颗救命稻草,火速订了当晚的飞机,去了Z所在的城市。

航班抵达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脸盲症的我和Z擦身而过,坐在扶梯旁的行李箱上等着Z来接自己。Z穿着一身球服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一阵恍惚,5年时间,足以使一个青涩的少年成长成一个男人。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我是实习老师,他是我所在班级的高二学生。虽然青涩但是也无法掩盖他好看的容颜,更何况他是我钟情的处女座。学生和老师恋爱本来就是一场镜花水月,哪有什么未来可言。错误的估计了一个少年的真心,他毕业的那年夏天,我牵了别人的手结了婚。婚前他悲伤的问我为什么不能等他学成归来?非要嫁给一个所谓“良人”,我的心思他怎么能懂?摇了摇头便关了门,成了亲。

如今过去5年,Z长的依旧好看,甚至更好看了。20多岁的男孩子身上特有的阳光让我这个濒临30岁的女人忽然间活了起来,Z伸手拉我下来,一手拉着我一手拖着行李箱往停车场走,我并不排斥他牵着我,所以默许的跟着他。在回家的路上,他一路慢慢絮叨,知道我要来,和公司请了假,下午帮我换了干净的床单,睡衣也是新买洗好的,正挂在阳台等着我回去穿。我们似乎不是5年未见的人,我只是他出差在外的家人,今天回来了而已。我很累,在他的絮叨中睡了过去。等被他叫醒的时候已经到小区,Z笑着给我说,你还记得曾经我对你说要在这座城市买房子然后娶你么?如今房子是有了,车子是有了,媳妇却跟人跑了。我尴尬的笑笑,跟着Z回了家。到家才发现,所有的家具都是曾经喜欢的样式,白色的衬衣挂在阳台等着我的到来。在我四处观望的时候,Z已经蹲下身子帮我换了鞋子。拍拍我的肩膀,低声说去洗个澡好么?4个小时的飞机,你够累的了。我竟然腾的羞红了脸,拿了衬衣跑进了卫生间

等我出来的时候,他已经换了衣服坐在沙发上,探着头问我,想谈谈么?

我的确有一肚子的苦水想往外倒,絮叨的聊了5年中的生活,工作当然还有感情。Z默默环住我的肩膀,往他身边靠了靠,叹了口气告诉我这两天他陪我好好逛逛,尝尝他的手艺。所有繁杂的事情总会慢慢变的有迹可循。Z身上的味道和我身上衬衣的味道一样的好闻,我竟鬼使神差的脱口让他陪我睡。明显感到他身体颤抖了一下,沉默许久后,低声说了好。

Z关了灯默默躺在我身边,像拍小孩子一样哄我睡觉,一整天的劳累,使我很快就睡了过去,朦胧中感觉到Z翻身侧压过来,用下巴抵着我的肩膀,暧昧的叫醒我:王小姐,我真的忍不住了,我可以碰你么?

转身,不等我出声。Z的唇就已经附了上来,突如其来的吻让我措手不及,努力摇头表示拒绝,Z用一只手将我的双手举过头顶牢牢固定,另一只手探进去,停顿一下立马举着湿丢丢的手指放在我眼前,“亲爱的王小姐,身体永远比你诚实。我们只是要做5年前未做完的事情,不要紧张好么?”

Z那湿漉漉的手指上充斥着我熟悉的味道,又羞又恼同时又有一丝的期待,只是一次偷欢,又能怎样?Z看到我的默许,再次俯下身来,与我缠绵。“想不想尝尝你自己的味道?”Z将手指放在唇边“有点咸,不过很好吃”。探出舌头在Z的手指上轻轻舔了起来,恩~确实有点咸。Z看着我舔手指,忍不住直接将手指送进我的嘴里

手指在口中愉悦的抽插,为了不让口水流出来,努力含住Z的手指,喉咙里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视觉上的冲击让Z更加疯狂,Z抽出手指,换了姿势,抓着我散落的长发,促使我抬头,正视窗前欢愉的自己。没拉窗帘的玻璃上映着两个交缠的身影。跪着的自己竟然可以露出这样的表情,如此疯狂。Z扶着我的臀部边运动边咬着牙:5年过去了,你还是这么好吃,王小姐,记住你现在的样子,看来禁欲的生活并未改变你多少,看看现在的你荡的多可爱。

Z低吼着加快速度,我在奋战中睡去又在奋战中醒来,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终于我们都睡了过去。被客户电话吵醒的我,摁了静音,打算悄悄翻过睡在外边的Z,去客厅接电话。赤脚下地,一边套着衬衣,一边接通电话。“喂?您好……啊~”客户惊讶于我的大叫,我则是愤怒的瞪着突然抱我起来的Z,套着和我同款的衬衣,赤着脚抱着我坐在沙发上开始耕耘,客户还在电话那边着急的问:王小姐,怎么了?还好么?忍着阵阵袭来的快感,压低声音表示自己刚不小心歪道脚,叫了出来。Z戏谑的看着撒谎的我,抱紧我的腰将我转过来面对他,双腿跪在他腰的两侧,“王小姐,准备好吃今天的第一餐了么?”顿感事情不妙,还未等我挂断客户电话,Z已经开始了上下运动。“我的衬衣都被你弄湿了,还不挂电话?”勉强和客户告了别,将双手环上Z的脖子,开始一天的欢愉,房间里充斥着荷尔蒙的味道……

恶魔一旦从牢笼放出来,就不会再轻易回到那个束缚它的小天地。Z请了假,我并不想所有时间都在运动中度过,Z帮我洗好身体,打算同我一起去日料店填饱肚子。Z今天穿的米色衬衣和我白色的小礼服很搭,出门时Z随手帮我带了牛仔衣,有点疑惑的看向他:这么热的天为什么要带衣服?恩~因为一会你会用到,所以我觉得带上它会比较好。

Z帮我拉好安全带,顺手脱掉我穿在脚上的高跟,驶出小区的时候望向我:王小姐,你注意到我车牌的特别了么?知道最后一位的S代表什么吗?你离开后,我交了很多的女朋友,都比我大很多,我不断的在她们身上找你的痕迹,你在我年少时给的伤害,你该如何赔偿我?我默默将裸露在外的脚趾蜷缩在一起,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这个话题。在收费站等待找钱的片刻,Z猛地拉我转身,探舌吻了过来。看着收费小哥惊讶的模样,我瞬间脸红。Z放开我的时候嘴角还带着从我口中带出的银丝,我竟然无耻的湿了……Z冲收费小哥笑笑,嗨~我女朋友好看么?惊讶之余使劲掐了Z一把,他笑着将车开远留下一脸便秘的收费小哥。

王小姐,准备好开始游戏了么?

游戏?

环城高速上Z竟然将手从小礼服裙底探了进去,摸到我已经泛湿的内裤,手指开始变的灵活,轻松的找到敏感点,泛滥成灾

求你,在高速上,不要好么~求你

Z并不在意我的求饶,只是加大了手指的力度,我只能一手抓紧门把手,一手努力将他探进去的魔爪往外拽。

明明很想要,为什么要忍耐自己?王小姐,你的身体很爱我的手指不是么?

Z说的很对,他的手指让我着迷,在高速上做如此疯狂的事情更加速了快感,让我忍不住叫了出来。我的手不知道是在拉出Z的魔爪,还是将它放入更深入的地方。

Z看着已经被情欲迷了眼的我,用手指拉开绑在腰边的丝带,抽出内裤放在鼻子下闻了闻便塞进长裤口袋。

亲爱的王小姐,从现在起到我们回家,不可以再穿它了,没收了就要乖乖~不然我不会再帮你DIY了哦~

Z抽离手指的瞬间,身体感到从未有的空虚,不上不下的感觉让我难受无比,央求着,希望能够被充实。

主动拉过他的手指,被充实的感觉很好,至少那时环城高速上回荡着我的叫声~

快进入主城区,车流开始变缓慢,身边的车辆开始变多,我开始慌乱的想要把堆在腰间的裙子拉下去,Z阻止了我想要拉下裙子的举动,更加肆无忌惮。我强忍着发出呜呜声,四周的车辆探过意味深长的目光。

天色未暗,周围车来车往,上身穿的如此体面的我竟然在瞩目中下身赤裸配合着Z爱的恶作剧。我想我应该是疯了,彻底被恶魔操纵,成了恶魔的奴隶,竟然忘记了什么叫做羞耻。

等我穿着褶皱的礼服,颤抖着双腿靠着Z的搀扶走进料理店的时候才明白那件衣服的用处

生病的人需要休息~

毕竟是很久前发生的事情,很多地方记得并不是那么清楚,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写下去

不如做一个小调查如果需要继续更下去,请踩楼好咩~

我去考虑福利楼的事情~想看男主咩~

附上男主照片

偷偷自己踩楼,会不会被发现~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静静姐姐还在催我更贴,其实整个故事并不虐心,两个许久未见的人,干柴与烈火而已。

写到餐厅,打算不再更下去了,Z带有一些S情节,但是并不厉害。在他生活的城市带着我兜兜转转,早晨一起出门在路上解决早餐,晚上一起去菜场挑挑拣拣,买新鲜的蔬菜和水果。等他做好,我来吃就好。一切都是刚刚好的样子,他懂我最爱的体位,懂得如何使我欢愉。但是懂并不代表就要在一起。

离开的时候,Z送我去机场,没有不舍也没有难过。大家都是成年人,哪来那么多矫情,拥抱告别,我们一气呵成,5年前我挥手关了门,成了亲;5年后他挥手送我离别。

一切还好,都还是原来的样子不曾改变……

PS:给静静姐姐的福利楼。报告姐姐一共待了一周,每天除了上班和吃饭时间基本都在为爱鼓掌,至于你心心念念的日料店,我只能说我们吃了活章鱼~你懂就好。终于不太监了

@俊介熊:踩,踩,使劲踩。。。

@叮咛很累:我不光想你舔我湿漉漉的手指~我还要你吸出我的精华

@俊介熊:金牛配金牛,幸福直流油~

@韬神:王小姐的故事在继续,韬先生在等待故事

@你想即你见:发福利,要小炮sexy照片福利

@摆渡船夫: 感觉像是在看小黄文

@俊介熊:我去,第一次可以领到回帖奖励

@俊介熊:难道会被打入冷宫?

@俊介熊:天呐,我居然要把自己吃掉

@俊介熊:这么一想想,还有点害羞了呢

@俊介熊:大哥跟3A也不来帮忙一起盖下楼

声明:本文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