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聚合 > 问答故事

那些年,工厂里的女孩们③

舍予土成 时间 : 2018-06-09 06:00:33

她趴在窗台上,翘臀对着我。牛仔短裤下面雪白的大腿矗立窗前。“好热呀,空调都没有吗?”她没有看我,但是我看到她的手在解她自己衬衫的扣子。突然转过身来,对我说“借你家浴室冲个凉,热死了”此时我看到她的扣子已经解到胸罩下方……()

过了没?

新来的朋友,可以先去看看1和2哦。喜欢故事的正序看,喜欢刺激的倒序看。记得点点关注,点点赞,看完那边的,这里就更新啦。楼主努力码字中

由于种种原因,我和初恋没能走到最后。她离开的前一晚跟我疯狂的做了一夜。那一晚的她特别主动,把我推到在床上自己直接坐上来扭动着她的身体。我们不断的沉沦在离别前的疯狂,不知道做过几次就只觉得整个身体被掏空。次日她走的时候我都没睡醒,但是我的衬衫和枕巾上满是泪痕。我知道,她是爱我的……..(衔接②)

(PS:对不起各位了,上一个故事没有说清楚原委就草草结束了,主要是因为后面的事情太虐心,楼主实在写不下去。写着写着就触碰到自己的痛点了……小楼昨夜又东风,往事不堪回首!所以再次抱歉了!这里开始一个新的故事,希望各位看官继续关注。持续更新ING)

因为旷工而离职,我也离开了常熟。又回到我熟悉的昆山。不多久就顺利的进入了昆山富某康电子厂。在南星渎那边租了民房之后就一如既往的干着机械的工作。我喜欢混迹于车间,热闹不说,关键是妹子多。(嘻嘻,你们都懂的)作为QA人员对于产线那些员工来说有几分忌惮也有几分羡慕。毕竟不用整天对着流水线,还能到处晃悠。工厂的唯一劣势就是特么要上夜班啊有木有。像楼主这种打游戏可以打一夜的人对于上夜班来说简直就是………变相催眠曲!!!别问为什么,大白天谁能睡着您说是不是。

好歹和科长(顶头上司)关系好,值夜班基本就是找个小黑屋睡觉去了……..

科长是个已婚女人。戴眼镜,个头不高目测160CM左右,短发,小脸,长得清秀。她说自己30岁了,但是在我看来20出头的样子。可能是一张娃娃脸给女人又加分不少。作为中层领导的陈芳偶尔也会值班也有值夜班的时候。有天品质状况出了问题,客户反馈有批量的不良出现,而且情况很严重。整个部门都被批评了,陈芳还被叫去谈话,回来后憋着气不说话。其实,这次的品质事故是个意外,有一批不良品被当做成品出货了,是物流那边出了状况跟品质部门没有实质性的干系。当时的产品都做过不良标记,不知道被哪个倒霉的熊孩子撕了。才有的这一出。当然,干过工厂的都知道,公司才不管是什么原因,出了问题就是你QA的责任。陈芳哭丧着脸,委屈的跟我说“舒城,这几天你盯紧点,别再出状况了,高层不会问你原因的,这就是工厂的法则”

“好的,科长。…你也别难过了,谁都会挨骂!那天经理还被骂了呢”

“我不是难过,只是公司不问清楚就武断的下决策,真的是相当令人生气”

哦,对了朋友们,你们要耐心的往下看才会有更多的惊喜。因为没办法,上来就开车容易翻车的喜欢刺激的倒序看啊,点点关注点点赞哦,谢谢啦

于是,我也不在说什么了。“这几天晚上没觉睡喽!好惨”心里暗想。

真是倒霉,碰到这破事。这漫漫长夜可要我怎么过啊。面对公司现状只能把好品质关卡了,再出问题的话可就不好玩喽。

夜间,22:00点

电话响起,“舒城,你来下办公室”接到了陈芳科长的电话。她不是今晚不值夜班的么,带着些许疑惑匆匆赶往办公室。

“科长,你不是下班了么,这么晚怎么还过来了”

“接到领导电话,今晚开始我要值夜班1个月”

“白天谁管?”

“领导安排了另一个科长了”

另一个科长?很奇怪啊,部门不就一个科长么,想必这是部门对陈芳的变相惩罚!?招了个人要顶替她了?心里暗想,也不敢胡乱跟陈芳说。

“哦,好的呀。不然我一个人在这多寂寞呀”嬉皮笑脸的对陈芳说。

“不要跟我二皮脸,看你这德行,还是QA人员么”

“还不是托您的福,由您调教出来的么?”

“我可没教你这些啊?跟领导说话没规矩的”

“yes,maiden!”立正做敬礼状。

“噗嗤!别不正经啊,跟你说正事”看来是逗笑了这位好几天都闷闷不乐的长官了。真是不容易。

“你去把iPhone5的SIP拿过来,有些地方我们需要修正一下”(SIP:产品检验规范,SOP:产品操作规范。科普给那些没进过工厂的同学看)

①和②里面有不可描述的内容,喜欢楼主的文字请点个关注下次好找到我,顺便点点赞让我有动力更新下去。楼主这边在努力更新。看1和2的时候想看刺激部分可以倒序看。看完整故事就正序看。有疑问可以帖子回复也可以直接私信我,感谢。

遵照领导的要求,拿过来SIP,我们就开始了两个人世界。啊,不对,是工作。

“科长都1.30了,你要不趴着眯一会吧,产线那边有问题,我去处理”

看着陈芳有点倦意,我就建议她休息一会。

“没事的,等下我还要去下实验室。”

“那边的材料样品我去帮你拿就行了,你不用担心。”

“你去的时候要特别注意下,色差问题啊,这几天客户反馈色差异常比较多”

“好的”我径自去了实验室。。。。。

处理完手上的事情后,回到办公室看到陈芳趴在桌上。估计实在是太困了。她昨天上的白班,下午接到通知要急转夜班。15点回去22点就过来了。看来这次摆明就是要惩罚这位女科长了。我悄悄的走过去,拿了一件工衣给她披上。办公室的中央空调温度还是蛮低的,我怕她受凉。

本想不惊扰她,让她多睡会,没想到还是把她惊醒了,感觉到自己身上多了件外套,她准备回手拉衣领,正好跟我的手碰到一起。

“谢谢你啊,没想到你挺有心”

“没啥,毕竟你是我领导嘛,你的手怎么这么凉?”无意摸到了陈芳的手,冰凉,冰凉的。“领导你没事吧”

“没事啊,可能这空调温度有点低吧”

“那我去把温度调一下”

“不用了,我们的办公室也还有不少材料,需要恒温处理,况且这个温度也是我自己制定的”

“那你把工衣穿上,别受凉了”

“谢谢!”回头看我的时候,满眼温柔。这种眼神似曾相见。

接连几天的夜班,使我和陈芳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好。她说我就像他弟弟一样,既然这么说我也就姐姐这么叫了。

看帖的同学不要着急,提枪就干的那种东西写了也过不了。就像你们追女孩一样,总不能马路上看到一个自己喜欢的就要去拖人家裤子吗!?那与流氓禽兽还有什么区别?(划圈圈,圈重点!)

不知道是不是和一个异性关系好了之后就要发生X关系。都说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即便如此:我说芳姐姐能不能不要有意无意的来撩一个单身热血青年!?当然这话我没有跟她说。现在上的夜班老刺激了,这个领导天天穿短裙来上班。对没错,公司有规定:女生下装不能短于膝盖,上装必须穿工衣。可是特么的夜班谁来管!?本来我这夜夜睡觉的主,搞的现在根本无心睡眠。因为办公室布局的关系,我们QA部门并不像其他部门一样,领导的桌子都在最后排。陈芳的办公桌就在我的对面。我这每天做着报表,看着对面短裙的上司越发不能安心。搞的我每个报表都要做几次。时不时的能看到陈芳张开双腿,我都能瞟到内裤了好么,今晚是红色的,昨天是粉色的,前天是白色…….呸呸呸,报表又他么做错了。头痛!

报表是做不下去了,手里拿着笔不过是装个样子,我仔细观察了陈芳。今晚穿蓝色低胸连衣短裙来的,只顾看裙子下面了,上面都还没有注意到呢!深V,低领,无袖,蓝色连衣短裙。真的,有时候一个女人穿工衣和穿便装就判若两人,更别说化妆了!同意的,点赞哦!

“舒城”

“啊!”

陈芳突然抬头叫我,此时我和她四目相对。这时候我有点尴尬,不知道她有没有注意我在偷看她。陈芳嘴角露出一丝狡黠的微笑到“你过来看下这个产品,目测色差是不是和样品不太一样。”

我走过去站在她旁边结果产品,看了一会,目测没什么差别嘛。正要说话,陈芳把我往她办公桌前拉了一下“你看,是不是有点不一样”

原来是灯光的因素,产品的不同面被灯光照射反光后会呈现不同的零度,她坐在办公桌前灯光又远了一点,所以看上去是不太一样。可是,作为领导这种不严谨的事情因该不会发生啊

“这…”扭头对她准备解释缘由,却看到她左手微微掀开自己的V领,右手做扇风状不断给自己扇风。

我清楚的看到她里面的蕾丝花边胸罩。目测34罩杯上下。

“是不是不一样”陈芳问道

“不大,不是,不是不一样”

“什么不大?”

只顾着看胸了,差点说漏嘴,真的,胸不大。可能陈芳本来也没有很高,有点瘦小的缘故吧。

“我是说这个,是灯光看起来不一样”

陈芳盯着我,似乎听懂了含义,“哦,你想多大的?”

“没,我说这个产品灯光远近不同看上去有点区别,我现在就去打下色差….”觉得自己有点精虫上脑,下面开始不听话的膨胀。赶紧拿着产品走开了,办公室里面有个小隔间放着一些产品样品和一些小检验设备,我走进去准备拿色差仪对产品进行重新检测。正准备做检测,陈芳进来了

“舒城帮我拿下那个样品”

隔间放着不少东西,架上本身面积又小(两平米左右)所以两个人就显得比较拥挤。

我顺着她的手势看到了样品,拿下来准备给她,不料就这样一转身撞到了陈芳,瘦小的女人果然是风吹就能飘的那种。看到她要倒下,连忙用手臂环绕到她的腰间,这回的陈芳倒是直挺双峰对着我,就差没吃到她胸前的“小笼包”了

“芳姐,你没事吧”

“没事是没事,你有东西顶到我了”

我…..刚才因为要拉陈芳,身体接触是难免的,只是这没出息的小兄弟还没有熄火。

陈芳站稳后,看着我下身。又一次露出狡黠的笑容“也没多大嘛….”心里有股闷气没出发泄,我看了一眼办公室的时钟3点42。通常下半夜基本没有事情了,产线的都要管自己的产量。只要QA没找茬,不会有人来找你的。脑子快速思考下加上刚才陈芳的刺激,我一狠心,把小隔间的反手锁上。一把抓住陈芳的身子推到了检验平台上。

“你要做什么?”

“芳姐姐,我不做什么,就是让你感受一下大不大”不等陈芳说话,双手抓住她的小笼包,两腿把陈芳夹在中间,用自己的嘴巴堵住她的嘴。虽然我知道,这个小隔间对于外面来说隔音效果很好,毕竟还有那么大一个办公室。不熟悉的人,根本不知道有这个隔间的存在。为了安全起见,我还是用自己的嘴去堵住声源。

“嗯……嗯….”陈芳被我堵住了嘴,也不知道她这个声音是什么意思,这时候谁能管那么多,把她夹在中间双手不停的融捏着“小笼包”。陈芳的双手是自由的,但是并没有做出多余的反抗动作,几分钟后,她也不叫了,只是有急促的呼吸声,慢慢的我松开了嘴试探她的反应,只看到她闭上了双眼。双手放在我的后背,意识到了她的配合,双手共用,一只手去解她胸罩的带子,另一只手下探。手从短裙下方很轻易的就进入到她的双腿之间。摸索着去脱她红色的小内裤。另一只手还在摸她背后胸罩的扣子(果然一只手是解不开女人胸罩的,谁有好的一只手解胸罩方法,请传授一下!)这个时候我已经急了,胸罩还是没能解开,不管他了,反正内裤已经脱了。而我根本没有打算脱任何衣服(想一想还是男人方便啊,只要那家伙能掏出来就能玩,女人果然是个麻烦的物种)

掏出小兄弟,把陈芳翻了个身“舒城,你这是强J”

“芳姐,别闹。等这事过后你在评价”

“有你这样….”不等她话说完,就提枪直入了“….对待…上司….的吗……啊!”

“大不大,芳姐”

“……嗯….嗯…..就是…...小牙…..签..就是……”这个时候还在嘴硬,管你那么多,进出自如的小兄弟不断感受到下面无比润滑。小兄弟畅游在小溪边,自由的奔放(那个谁,你严肃点,这个时候唱什么劳什子凤凰传奇!?)

陈芳的下身随着我的撞击,源源不断的产出流水…..

“没….想到….. 你….还挺……厉害”陈芳伴随着急促的喘息声说的这一句还是蛮中听的“还要你说?谁让你天天撩我”

“我…我….哪有”

“还敢说没有?”加快力度,表示对她的强烈的不满“啊….嗯”陈芳被我猛然的加速猝不及防。

看帖早点赞啊,流量上去了,赞没几,也没几个关注。伐开森

“天天穿低胸短裙的是不是你”我一边不停的做着活塞周期运动一边质问道

“没..没有,我穿…什么…..啊…是……我的…..自由”陈芳在极力辩解的同时,臀部也开始随着节奏在摆动。“难道…说……嗯…..我家门……开着,你就…啊….要来……偷东西嘛?”

“嗯,我这不叫偷,叫拿!”小兄弟已经快挺不住了,我给小兄弟加了个油,小兄弟发起最后的冲锋,向阵地深处冲去。剧烈运动过后,小兄弟累到了,拖着软绵绵的身子回来了。而此时,观察到刚才强烈的进攻似乎并没有让陈芳满足。于是,干脆好人做到底!(PS:楼主自评,这算哪门子的好人哒!?臭不要脸的!)抱起陈芳放到了检验台上。我半蹲着身体,用舌头顶住她的豆豆迅速的挑动。从陈芳的急促喘息声可以分辨出K感又一阵袭来,终于在温润的舌尖帮助下,陈芳颤抖着身体瘫痪软绵起来。

一束束溪水顺沟而下,直流到小隔间的地面上了….(太晚了,困死我了都。今天就更到这里了,喜欢的朋友动动小手,多点点赞,多点关注。)

声明:本文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和那些年,工厂里的女孩们③有关的内容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