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聚合 > 问答故事

她说 | 王小姐 • 三分爱七分性的香艳故事

子木PHOTO 时间 : 2018-06-28 19:30:08

秦是一个特别睿智男人,刚才国外回来工作不久;我与他相识源于他在朋友的相册里看到我的照片,死皮赖脸地问朋友要了我。之后他偶尔发几条信息给我,我也出于礼貌隔三差五会回复一下。

上海男人是最让女人痛恨的,也是最讨女人喜欢的,每天把自己打扮精致成熟的他,喜欢穿马甲三件套休闲西装,喜欢喝红酒;这样的男人是多情且浪漫的,一小口一小口得喝,微醺之中又不失清醒,说出的话要么凝练,要么有底蕴,十分撩人。

父母总在我耳边念叨“希望我去考个光荣的人民教师,还有找个男友”。有时候我在想,倘若我们能将结婚生子这两选项从人生规划中删除,或者说不是强求的必选项该多好啊,年龄对我们将再没有任何束缚,人生也不用那么紧赶慢赶,毕竟人生还有那么多乐趣等待着我们。哎…似乎没几个人能真正做到这样…

对于他这样的男人,大部分女孩子都会有一些喜欢的,长得挺帅,俊逸中还透出文雅、彬彬有礼;然而我终究觉得不是一个世界的,有些心动也有些抵触,或者说是不愿意太过靠近。

他向我推荐一个shift游戏说“一起玩”,无聊到度日如年尝试玩了一下。这个游戏玩了很久,他画我猜、我画他猜,房间里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我邀请我的朋友来玩,他邀请他的朋友来玩,十分有默契,似乎没有我想象的那么不可靠近。

那次游戏后我们联系频繁了许多,秦的声音特别好听,像深夜电台里的男主播,我特别喜欢听他发语音。纯情、有才、幽默、有责任感……淡淡的情愫在心中蔓延,他与我聊了一些个人状态、感情经历,提起EX,想不到他只谈过一个女友。最近他考虑辞职换一份工作,说辞职后有时间的话可以来杭州看我,我没拒绝也没答应,心中却有一点点小期待。

来杭州的那天,一直在想他是怎么样的人,和照片是不是一样。白衬衫、头发竖起来很精神,皮肤特别好,带着一款略微复古的眼镜,比我想象的帅气阳光,唯一缺陷的是他不高。好在…其他方面的优点能掩盖了这点不足,172的身高配上他那笑容,有点小狡诈的感觉但不是那种猥琐,笑起来和不笑完全是两个人。

在西溪湿地待了半天,淡淡的香奈儿男士古龙,空气中微风吹过,流露着动感的魅力,我被这一刻的他所倾倒。晚餐龙井草堂是秦提前预定好的餐厅,几年前他第一次来杭州时就去的龙井草堂,吃饭时面对面坐着发现他的鼻子特别好看,网上说鼻子好看性生活好,我却不知是真是假。我们去保利看了一场电影,结束时已是深夜,内心纠结矛盾的过程中秦在附近定了一个标间,他问我回家还是在这休息,我没回话径直地往酒店方向走去。

事实证明,和自己有好感的男生真的不能开标间拼房,内心戏十足,紧张又兴奋。他问我“你这样盖着被子不热吗?衣服也不脱”,我说“不热,你快睡吧”,他却慢慢地走过来温柔地抱住了我,我颤抖着...这一刻无法自抑。

他轻轻顺下我的衣服,我闭上眼睛越发羞涩不敢看他,光滑的大腿贴紧我的身体,耳朵脖颈慢慢沦陷,极尽舔吸咬之事,浓厚的男人气息,吹在耳边。恩,这一刻我被勾引了,忍着不愿发出声音,装作很淡定的样子;一路向下,开始亲吻我的脚趾,我没想到他还有这癖好,一种别样的感觉侵袭了我的全身。

不需太多的言语,也不需刻意的表现,我慢慢地放开自己从被动开始主动。他很好奇地看着我,似乎在他眼里我不是那种该主动的女生,慢速浅吟,随着双方舌尖的加速,声频越来越快,音色也越来越媚。朦胧间,空气越来越湿润,他打开雨伞抬头问我:“可以进来吗?”此时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倾诉对他的渴望,就像连绵细雨终放晴,像是一直在等我“翻牌”,他进来了,是最基本的姿势,时不时让我微微抬高,相互配合着,解放与征服。

慢慢试探着我,温柔地抚着我的脸“疼吗?”佯装笑脸“不会,你别担心”。我控制不住自己,盘曲缠绕,他时而温柔时而霸道,眼中欲望更浓。几缕乱发散落下来,被微微的汗水黏在一片雪白上,在这茫茫人海中,我要你,你要我。

我慢慢翻身向上,掌握时间的节奏,声色俱佳,就像是一对相爱很久的情侣,默契放松。一轮又一轮,不断地跨入温热的圣地,我趴在窗边,声音吹花了窗,也模糊了我的视线,我却似乎有点欲求不满,是遥远的海洋正发生海啸。几番云雨,直到后来眼泪在眼眶中打转,我们达到了欲望的顶峰…

他娇羞地跑去浴室 “这浴室怎么是透明的,这太羞耻了吧!”,我扯扯嘴角“别怕,外面涂了色我看不到你”,而我的内心却在腹诽“且不说现在腰酸不想动,即使看你又怎么了?刚才共赴云雨的是你”。

翌日清晨,窗外是雾气绝美的西溪里,相拥一吻再次入巷;他让我做他女朋友,而我拒绝了…毕竟一件事的顺序不同,结果往往也会面目全非了。

再后来,我与他便再无联系,这场三分爱七分性的故事也就这样相忘于江湖了。

ps:本文由真实故事描写,王小姐口头叙述,本人以第一人称代笔。

声明:本文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