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聚合 > 问答故事

人生三苦,我们都走多远……

骆墨 时间 : 2018-08-26 10:06:38

天气又归于沉闷一片,他匆忙将蒜头吊在屋檐下就去了河边。河边一只猫捉住了一只野鸭子,留下一只孤零零的船,随着清晨的余风荡开一圈又一圈的波纹。

武侠小说写江湖,男女可爱至极。将之视为职业的人也许也是顶级浪漫的人。我最喜欢金老《白马啸西风》的结尾。

「白马带著她一步步的回到中原。白马已经老了,只能慢慢的走,但终是能回到中原的。江南有杨柳、桃花,有燕子、金鱼……汉人中有的是英俊勇武的少年,倜傥潇洒的少年……但这个美丽的姑娘就像古高昌国人那样固执: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不喜欢。」

大约是人执拗到了深刻的地步,便不愿更改,宁愿守着寸断肝肠也要去看那朵飘忽不定的云。老来相思最浓,眼眶混浊也不妨碍嗅一朵你曾称赞的花,想一想,曾经携手走过的时光。

「立在桥边,眼看河水在桥下缓缓流过,心道:“是了,以往我独来独往,无牵无挂,今晚我心中却多了一个阿朱。嘿,这真叫做儿女情长、英雄气短了。”想到这里,不由得心底平添了几分柔情,嘴边露出一丝微笑,又想:若是阿朱陪着我站在这里,那可有多好。他抱着阿朱,呆呆的坐在堂前,从早晨坐到午间,从午间又坐到了傍晚。这时早已雨过天青,淡淡斜阳,照在他和阿朱的身上。 」

我曾独来独往,像这江湖任由其风雨飘摇,我也能四海为家,只是这天地多了一个你,便不一样了。我要来你身边,与你把酒话桑麻。我要是醉了,你别看我,看月亮。别问我,我们能携手走多久……这浓密的心思透彻又敞亮。

乔峰与阿朱是我最遗憾的一对,那要写,便写给清风朗月,阿朱是明月,要来,便是一片倾泻的温柔,谁都会像,但谁也比不得她长久且通透。于乔峰心中,只是淡漠一撇,晕开也是百转千肠。

分享几个喜欢武侠的片段给你。顿下来想到电影《花样年华》结尾那个叫庸生的小孩子。

金庸与梁羽生,我与你。

谁也不会忘了这个江湖。最起码我不会忘。人生三苦,愿暮年回首,不抱余憾。

@转个圈圈到你怀里:阿朱是挚爱,所以不论阿紫有多喜欢乔峰,最终都只是缺憾。我记得最清的一个片段是阿紫挖掉了自己双眼抱着乔峰尸体绝望痛哭的时候,爱之真切,痛之真切。

声明:本文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