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聚合 > 问答故事

昏暗无人的练功房

酒不够喝 时间 : 2018-10-04 09:00:03

人的记忆有时候很奇妙,不会想起的时候多大的事情都想不起来,哪怕当时曾经在脑中留下深刻的烙印。而一旦被什么刺激到,就再也无法停止,什么细节都会冒出来。

刚刚在地铁上,列车一阵加减速,站立的人站不稳,纷纷左摇右晃。我旁边一个 穿着长裙的姑娘,大概是要出去玩,手里旅行箱小包食品袋拿了满手,猝不及防之下,高跟鞋没站稳,向我倒来。

天地良心,我还在犯困,真的只是本能,一手拉着吊环,一手伸过去扶她。

这个动作太自然了,搂腰是唯一的选择,又不可能扶胸或者臀部。当然只是扶一下,也没有什么狗血的巧合,她的腰肢被我胳膊挡一下,顺势就站直了。姑娘连忙道谢。

本来我也没觉得,只是她倒过来被我扶住那一瞬,从她V型的领口看到两团白花花的,让我一阵眼晕,加上手上的触感,一瞬间把我拉回到记忆里。

大学第三年,要在一场晚会表演节目,我们几个朋友排演了一个歌舞剧,而同样是无意中,事情就发生了。

排练的过成没有什么可说的,朋友里有一个外校的师妹,是一个朋友的高中同学,因为学过舞蹈,恰巧有时间,于是被朋友拉来友情客串。

见她第一眼并没有觉得怎样,只是当她真的跳起来时,那个羞赧的文静的小妹妹一下子变身了,我第一次知道什么叫柔若无骨,虽然只是在用目光去感受。

穿上纱裙的她,曲线毕露,随着她的舞动,圆润的胸部时而凸起,细腰划出优雅的弧线,臀部的扭动更是让人心旌荡漾。而几个高抬腿,直接把我的脑子抬到九霄云外。

那是笔直的腿,不是细的只剩骨头的那种,而是刚刚好增一分嫌多减一分太少,抬起落下之间,隐约看到纱裙下的空间,却还来不及等眼睛聚焦,就复而盖住,在我眼前旋转扭动。

我估计当时的样子太花痴,朋友们大概也看出来,往后每次排练完聚餐时,总有意无意地揶揄我们俩。恰巧这个小团体里,当时除了我们俩都是一对一对,他们打情骂俏时,我和小师妹只好尴尬地低头吃菜,被他们调笑时,她脸上的红晕比啤酒还要上头,我看向她时脖子都红透。

当时的我还是羞涩的,并没有真的希望对她有什么行动,只是夹菜时故意碰几下她的胳膊,便觉得心脏要跳出来。

大概她也觉得这种微妙的环境下不自在,故意跟我岔开话题,我们天南地北地瞎聊,几次下来居然发现彼此还有挺多共同话题。互换了(当时还没有),经常聊到深夜。

临演出前一天,我们在学校的练功房排到比较晚,因为练功房离教学楼和宿舍都很远,人特别少,他们几个练完累得要死,嚷嚷着要回去。

我的角色有一段独白,于是打算自己留下来再练会儿,正在忘我时,听到一阵轻笑,转过头发现小师妹出现在门口。

“你怎么没走啊?刚才出丑都被你看到了”

“我回学校的车还要一会儿才来,干脆在这等”

一阵尴尬的沉默。

“我觉得你这一段已经很好啦”她说着走近我,还没等我寒暄几句,她直接拉起我的手,“陪我再练一会儿咱俩的那段吧”

当她细长的手指拉住我时,我的神经使劲就进入了飞行模式,一切思考有关的功能都停止了。

我们拉扯,拥抱,分开,互相绕转,那些平素练习的,此刻都成了下意识,我第一次,认真地,在没有外人注视的情况下和她近距离地接触,可想而知,我全部的注意力都在她细长的脖子,精致的锁骨,以及丰满的胸部上。

这种情况怎么能不出丑,原本应该我搂着她的腰摆pose的动作,鬼使神差地脚下拌蒜,我一个没站稳,身体趔趄,脚下踩着她的裙摆摇摇晃晃地向她压过去。

我们跌跌撞撞走了两步,好在旁边不远就是杂物桌,抵住了我们的后退。

此刻我才反应过来,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按在她的大腿上,嘴巴离她的脖子只有不到五厘米,而因为我的踩踏,她的纱裙被扯动,右肩基本全部滑落,右胸至少露出来三分之一还多,ru贴都露出来。

空气凝固了。

我想我当时大概在心里纠结了十分钟,但实际上应该只有几秒,当我抬头时,正好迎上她的目光。

那双散发着晶莹光芒的黑色眸子里,似乎并没有什么责怪,反而有一些迷离,她玲珑的鼻尖渗出一点点汗珠,唇彩勾画的双唇如玛瑙一般,细微地吐着气。

也许是本性在指挥,我选择性地放弃了理智,从下往上猛地吻了上去。

声明:本文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和昏暗无人的练功房有关的内容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