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聚合 > 问答故事

往日逃离

转个圈圈到你怀里 时间 : 2018-10-07 18:00:03

1

赵禹约我见面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原来我们已经六年没见了。

临近下班,天空毫无征兆地下起了大雨。走不了也没心思继续工作,想到中午才把桌面上的多肉拿出去“沐浴阳光”,我赶紧脚步匆匆,跑向了露天阳台。

虽然说是公司的休息区,但是这里位置偏僻又窄小,平时也没什么人来,今天下雨,就更加没人了。

我把多肉一盆一盆地拿下来,突然瞥见阳台拐角处还有一个盆,盆上的植物蔫蔫的,看上去像被pen了农药的杂cao,一点儿生机也没有。

看着怪可怜的。

于是我善心大发,腾手把那盆杂cao搬了下来。看着雨还没有要停的趋势,又无聊地拍了一个小视频发朋友圈:下雨,杂cao也要回家了。

刚发出没多久就收到了赵禹的私信,问我周末有空吗?

而在此之前的六年里,我们仅仅是作为一串号码躺在彼此的通讯方式里,没有半点交流过的痕迹留下来。我打了又删,删了又打,最后还是妥协了。

“有空。”

我在他面前还是没法撒谎。

2

我跟赵禹是高中同学,他是班长,我是学习委员。他身高一米八三,长得好看性格也好,更是打得一手的好球,这样的男孩子自然在高中受到追捧。而我,虽然顶着学习委员的身份,其实却是班里的一个小透明。

学校开年级会议,班长和学习委员总是被要求一同出席,一来二去,我和赵禹也慢慢地熟络了起来。

那是高一的最后一个年级会议,我和赵禹坐在老旧的没有开空调的阶梯课室,听着前面年级主任讲着期末考试严防作弊的事项。南方的闷热在那一刻得以淋漓尽致的体现,我看着赵禹的脸上慢慢冒出了微小的汗珠,伸手递给他一包纸巾。

“谢谢。”赵禹转头看着我,他的声音一直是好听的。

我慌慌张张别过头,却不小心把桌上的温水杯碰倒了,杯子像是逃离一般,滚出去好远,还带着下阶梯时骄傲的“哐哐”声。这下好了,原本最害怕被人注视的我,这一刻却遭到了这个课室里所有人的目光投射,连年级主任也暂停了几秒。

而我身边的赵禹站了起来,径直走下阶梯,帮我捡回了水杯。我伸手接过杯子,却发现杯子上多了一个贴纸,贴纸上是一只小小的、在扮鬼脸的猪。

赵禹把他的左手伸了过来,我立马看到了五个指头上不一样的笑脸。

记得以前看过这样的一句话,“很多年后我做了一个梦,梦醒后我才惊觉,我原来喜欢他。”

喜欢是不知不觉的,你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个人会走进你的心里,比如午后的阳光映衬在他的侧脸时,比如早读课上他大声而又清朗地背诵英语单词时,再比如现在,赵禹举着他的左手冲着我微笑时。

那天之后,我清楚地知道,有些事情不一样了。

3

为了能正大光明地靠近赵禹,往后的两年,只要赵禹竞选班干,我也一定会跟着。还好那时高中的学习委员,只需要学习好就行。

我对赵禹的暗恋从高一持续到了高三。他不知道我每次发新书都会把最新的那本给他,他不知道每次晚自习后我都会偷偷给他擦干净桌面,他不知道我偷偷在他的英语书里划了重点......

我真是一个胆小鬼啊。

我总是想着,再努力一点,再优秀一点,我跟他的距离就能再缩短一点。不知不觉中,我已经把靠近他,当成了自己向前的一个目标。我以为他就站在那里,不会向前也不会向后,只要我不停地追赶,总有一天,能看到他清晰的脸。

可是我忘了,赵禹是一个人,一个活生生的人,他不是一个桩子,只给我定点。

高三很快就来了,赵禹前两年积累到的人气在高三那一年彻底爆发,很多低年级的学妹也渐渐知道了高年级当中有一个叫赵禹这样的优秀人物,拿过省级的奖,在国旗下演讲过,还一直是班长。

情书小纸条陆陆续续地传到赵禹的课桌里,有时是对面高二楼的学妹,有时是楼上同级的艺术生,有时是班里某个粉红色的匿名。

那时我正在解一道很难的数学题,纸条好巧不巧地滚到了我的脚边,我捡了起来,打开,发现是他和别人的对话:

“班长,问你一个问题哦,你有喜欢的人吗?”

“我有。”

“是怎么样的人呢?”

“她学习成绩很好。”

纸条里的字一下子扎痛了我的心,他有喜欢的人了,不对,他或许是有喜欢的女朋友了。

4

我和赵禹见了面,在他问我是否有空的那个周末。

去见他之前,我足足紧张了三天,家里的衣柜也被我翻了个遍。橘色黑色的帽子,长袖短袖的衣服,高跟平底的鞋,我就差变成挂满衣服首饰的展示架了。

我对着镜子不停地变换姿势,微笑,不久心里便沉了下来,“为什么过去这么多年,只要他一出现,我还是这么的慌乱不安?”随后我把房间里翻出来的衣物都收拾了起来,只挑出了一条不起眼的连衣裙。

我到达餐厅的时候,赵禹早就等在那里了。

他好像并没有多大的变化,瘦了一些,黑了一些,再然后就是,成熟了。

“好久不见。”是他先开的口。

“好久不见。”

那顿饭吃得并没有想象中的尴尬,我和赵禹聊起了一些高中时期的事情,我们聊到班主任的外号,聊到体育嘉年华的晚会,还聊到了不及格的分数,唯独没有聊起那一年他说的那个,他喜欢的人。

我发现,现在的我终于可以坦然地面对赵禹了。从前的我总是低着头,唯唯诺诺地想跟着他的脚步前行。在某一段时间,我甚至还把他当做我前行的目标,我想到达那里,我想和他肩并着肩,我想看他的风景。

可是当一个人完全沉浸在另一个的世界里时,前者早就已经跌入深渊了。

现在这样挺好的,我可以以平等的身份站在赵禹的面前,我们在两条路上平行地走着,我有时候能看到他看的风景,有时候看不到。

5

和赵禹吃完饭的第二天,我在公司又看到了他。

他穿着笔直的西装,正在休息区搬那盆杂cao,和昨天我见的他完全两个样。

“这盆杂cao是你的?”我一脸不相信的表情。

“是我的。不过它不是杂cao,它叫小韭兰,而且它不怕淋雨。”赵禹说完又冲着我笑了笑,他一笑我就心软了,哪怕这时候他告诉我这是一盆会开出金子的花,我也信。

“对了,昨天忘记告诉你,我是你们楼上公司的,刚来一个星期。楼上没有开放式阳台,我看这花快枯萎了,所以抱它下来晒晒太阳淋淋雨。”像是怕我不相信似的,他又把他的工作牌摘下来给我看。

“不过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你看,我毕竟是楼上的,跑上跑下也不方便,你能不能帮我照顾这盆花,你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

他说他不会亏待我,好像我为他牺牲了什么一样。要不是上班时间到了,我可能会一直傻站在那里看着他。

6

我和赵禹的交集因为那盆小韭兰多了起来,有时我们下班后会一起去吃饭,有时他会帮我带一份早餐。

与此同时,那盆野cao一般的小韭兰居然慢慢地焕发出了生机,还在某一天开出了两朵花,红色的,艳丽的。

这一天是我的生日,赵禹约我在常去的餐厅见面,说是搞了一个同学聚会,顺便要帮我庆生。我加班赶到那里的时候,只看到他一个人坐在那里,桌子上还放着那盆开着两朵红花的小韭兰。

“李于茜,下雨了,杂cao回家了,杂cao的主人是不是也应该要回家了?”赵禹翻出我当初发的那条朋友圈。

“你......”

“我喜欢你,从高中就开始喜欢你了,可是你每次看见我总是低下头或别过脸,我以为你是不喜欢我。”赵禹从钱包里拿出了一张红底的一寸照,我一看,这不是高中时期的我嘛。

“高三作为班长去领寸照的时候,我偷偷抽出了一张。没办法,你总是不愿看我。”

我的嘴张成了O型,“可这六年你从来没有找过我,也没有说过你喜欢我。”

“几年前我问过你闺蜜,她告诉我,你有男朋友了,而且很幸福。我不想打扰你,直到前段时间......"

我想起来,当年闺蜜非要介绍男朋友给我,我只好瞎编了一个理由拒绝。原来这么多年,我和赵禹的距离,仅仅是因为一个无意为之的误会。

“所以现在,李于茜同学,你还愿意给我这个机会吗?”赵禹真诚又坚定地看着我。

我看见过这样的赵禹,眼里清幽幽的,温柔的,是那一年他把自己的手指画满笑脸给我看的时候。

其实他早就跟我表白过了,那张滚落在我脚边的纸条上写着,“她学习成绩很好。”

@面包树上的喵女子:早!好暖心的故事,感觉回到某年上学开大会的情景。。。

@人生若只如初一见:又是个暗恋墨墨的竞争对手

@骆墨:多少人曾在你生命中来了又还! 这首歌的名字叫什么呢…… 我突然特别想听这首歌……

声明:本文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