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聚合 > 问答故事

——初闻惊觉那可笑的顿失

骆墨 时间 : 2018-10-11 09:00:03

初闻,他如风一样流淌,潺潺在山涧,如温柔的月光,幽幽洒落在寂寂的青苔之上。她挥洒去的是灼热,爱怜的流光,她肆意流放,一改冰凉、拘谨,他觉得她不端庄,不知道她是冲他才嚣张,端庄从此下放。

她一味地追随,什么也不为,只为一首歌离魂谱曲演唱。

他用身体思考,她为歌词而唱。

殊途终不同归。

他用盗,抢,娼,匪,贼,婊了一扇门,可以来来回回的开合。

她用笑,苦,幽,思,谑,装上一南墙,可以把心思描摹的装模作样全絵上。

那年,菊花爆了满山,他没有赶上,可壶中,可篱笆墙,也可插头上。

那年,梅花落满了墙,她不敢风光,可峭壁,可寒风中,也可烙心上。

三年,他可以再读一次高中,再服一次兵役。三年,她的伙计进了又走出了监狱的墙。三年,她等一个扑朔迷离,把自己游依几近埋葬。

从明天起,她说,洗心革面做人,说决定把自己去丝剥茧抽离。糠了心的萝卜,她一定要——不这样去亡了。

其实,二十一天就可以养成一个习惯。那么三年的诟病能否让她三七二十一站起,我拜托她自己,摆脱这三年的惯性。这样,不足以让我觉得她神经病一样疯了狂。

苏东坡会弘一,是打趣。

她最终逃不脱的剧透,序幕是她写的第一篇,她演绎诠释了一坨诡谲的屎,宿命般的结局,却是从夹杂着吝啬的赞美或者说是乞头怜尾的仓皇出逃而开始的慌张荒唐。

她说过她也是蜣螂,我能否一笑置之。

还她没疯时的模样。

@_过路人_花诺米芽:这两天爬山,也听下最近特嗨的歌!感觉不错

@裙角妖娆:墨墨早安 人人都像只飞蛾

@阿l狸:有些人的出现注定让自己终身难忘

声明:本文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