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聚合 > 问答故事

放纵一次摘掉处女牌子

丹妮媚儿 时间 : 2018-10-17 21:00:16

由于整个宿舍的女生都以自己不再是处女为荣而不为耻,为了不让同宿舍的同学嘲笑自己是个处女。于是到酒吧里面放纵发生一夜情,事后,却后悔,但是已经迟了,处女只有一次,失去了也就无法再找回来了。

我今年才21岁,是一名的高校大三的学生,但是经历这次的一夜放纵后,我觉得后悔了,但是也来不及了,失去了自己,让自己堕落.....

我觉得自己是属于前卫和保守之前的,对于很多事情我能够理解,比如说一夜情,网恋啊什么的,但是我不会去做。其实也不是我矜持,只是没有遇到我爱的男人。

  为了能够过得自由点,我在学校外面租房子住。和我同住的三个挚友,只有我是处女。说实话,在一群非处女中间我会觉得压抑,一种莫名的压抑。说起来挺可气的,她们三个人的一些行为总是影响我的心情。

王艺和我同年级,初中的时候和我同班。那时候,王艺和班上一个男生谈朋友,每天甜甜蜜蜜的,几乎每隔两天都会收到一封情书。王艺有时候会拿出来,给我读几段,让我分享一下她的幸福,这使我很嫉妒。

  我还记得,王艺和男友有一次闹别扭,男友赌气从教学楼三楼跳下来,摔伤了脚,这件事当时在学校很轰动。我陪着泪人似的王艺去她男友家探望。我很知趣,很早就抽空走了,王艺留在那里深夜才归。第二天,王艺对我说,要嫁给他,要爱他一辈子。我记得王艺当时的表情:凝目远望,嘴角微翘,幸福而果敢,仿佛经历了很多事。我想,王艺从那一夜开始,就不是处女了。

  王艺失身后的三个月和男友分了手。“觉得我们还不够成熟。”王艺的男友扔下这句话,就甩了王艺,比扔衣服还容易。不久,王艺的男友在外面找了个更为风骚的女子。

后来有一天,王艺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用刀片在手腕脉搏处划了三刀。等被人发现的时候,血已经流到了门外。后来她在病床上虫蛹一样呆了三个月。忽然间大彻大悟,化蝶而出。一双眼睛变得秋波流转,含情脉脉,倾倒众生。我不知道王艺交了几个男朋友,她看起来好像挺快乐的。只是在每回洗手的时候,不经意便露出腕上竹梯一般的伤痕。

  另外一个女孩叫薛楠,是一个很简单的女孩子。流行用卫生棉条的时候,她也买来用,大家又说少女用卫生棉条,不好,她就跟着换。流行涂紫色嘴唇,黑色指甲油的时候,她也在学校悄悄涂。后来时装杂志上说这种扮相已经落伍,她就改为少女妆。每逢有歌星在体育馆开演唱会,她都会通宵排队买票,到现场歇斯底里地尖叫。薛楠收到第一封情书的时候,同样既甜蜜又惶恐,后来薛楠也开始每晚精心化妆,到那些黑暗的角落里去和男友幽会。我猜想,如果她男友鼓励薛楠为爱献身的时候,她肯定会献,即使她并不清楚自己爱不爱他。她不是一个有主见的女孩子。后来她说在男友家中看了一个片之后就不是处女了。

  另外一个女孩叫陈欢,她跟我说都不记得自己的

chunvmo是几时破掉的,也不记得那个男人的名字。她说只记得是在迪厅疯狂了一晚之后。跳舞、喝酒,喝到晕眩。后来就和一男的上床了。都不记得那男的长成什么样子。不过她说当时很疼。

 跟她们住在一起什么都好,就是让我觉得自己是个处女挺不自在的。不过我经常对她们说我不会那么傻,不会随随便便地把贞操交给某个男孩,我不信任任何人。

我不会深夜寂寞无助地在街头淋雨,也不会在一个悲痛欲绝的下午关上门窗,打开房间里的煤气。我也不会傻子一样抱个枕头在床上泪流满面,或者疯子一样叼着香烟,拿把菜刀在房间里乱转。我喜欢坐在

客厅柔软的大沙发上,舒适地向后靠着,脚下还会放一把垫脚的椅子。我会把门窗都打开,让懒洋洋的阳光洒在身上。

  我总觉得自己是个性情淡泊的女孩子,对性没有什么向往。但是,我那时候也常常会这么想:贞操终归是要失去的,在它失去之前,我要做一回它的主宰。在现在这个年代还是个处女挺没劲的,真的。并不是我对性有多么多么向往,就是不喜欢处女这个身份。

我有一次和陈欢吵架,为什么吵架我忘记了,但是我记得当时吵得挺厉害,后来我骂了她一句“不要脸的小”。没想到她一点儿也不在乎,纤腰一摆,然后轻蔑地嘲笑我是“没人要的老处女”。听到她这么说,我马上就气哭了。我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怎么就哭起来了,挺丢人的,因为陈欢一点儿也不难受,但我难受坏了。总觉得被她那么一骂就很没底气了。

  吵架那天晚上我就对自己说,再也不做处女了。于是就开始想怎么解决掉这处女身份。想来想去还是觉得挺没劲的,因为我实在没有对哪个男的有感觉。

  不过,从那天开始我有了很大的变化,我甚至越来越注意研究自己的身体了。有一天,我突然产生了一个羞怯的念头:

chunvmo到底是什么样子?是像一张薄纸?一片金箔还是一块白玉?我突然想看看自己的chunvmo。我想到这里,犹犹豫豫之后就带着一面小圆镜子鬼鬼祟祟地钻进了洗手间。

  一进洗手间我就觉得紧张,说不清楚那是什么感觉,觉得自己像个小偷一样。当时我喘着气,细心地脱掉了衣服,然后慢慢地用镜子把身体从上到下都仔细地照了照。我的体形一直保持得很好,我对身体的每个部位都感到满意,但是我以前从来没有试图看一下chunvmo。后来我拿镜子照着我那个部位,可是根本就看不到。后来我洗了个澡就出来了,有点厌恶地把小镜子扔到了垃圾袋里。

 奇怪的是,第二天,我睡了一觉起来,却发现一切都大不一样了,整个世界在我的眼中剥去了一层外衣。那天我走在马路上,看到街上来来往往擦肩而过的行人,一个个衣装亮丽,神情肃穆。看着他们,我心里却在想:这些男的脱光了衣服,肯定是另一番场景。天啊!我就是那时候发现自己有了大变化的。那应该叫什么呢?是性意识的觉醒吗?我也不清楚。

  后来,我随便上了辆公共汽车,开车的是个脾气暴躁的女司机。我走过她身边时心里会想:她晚上和老公的时候,会不会变得很温柔?

那天,我孤独地挤在公共汽车中间,两臂交叉放在胸前,觉得身旁男人们的眼睛全都不正经。他们透过窗口,欣赏着马路上的巨大海报,盯着海报上女明星们凸出的胸部,脑袋里充满着下流的幻想。在我看来,男人并不见得更爱有chunvmo的女子,他们更喜欢风情万种的类型。

当时我觉得很紧张,看着每个男人我都会想到性,并不是说我想和他们,我只是想到他们是会的,于是就在那里想他门时会是什么表情,想着想着我的脸就开始发烫了,心跳也不正常。

  后来我随便在一个站下了车,路过一家婚纱店时我看见两对忙忙碌碌试婚纱的男女。看着她们,我心里却在想:那个女孩是不是有chunvmo?我一直觉得,婚姻生活幸不幸福、美不美满跟chunvmo没有关系。

  我觉得少女的贞操实在是太脆弱,太容易失去了,说实话,这让我感到极为恐惧。

  比方说,

chunvmo很可能会在奔跑、摔跤、劈叉、踢球时候,无缘无故地破裂。

  比方说,在夜晚的树林里很可能被人。

  比方说,和男孩子在一起喝酒的时候,杯中可能会被下了安眠药。

  比方说,轻信了某个男生的花言巧语,结果被他趁虚而入。

  又比方说,被某个有权势的人看中。这个人可能是撑管她学业的老师,撑管她安全的不良民警,撑管她事业前途的老板,撑管她生活的亲人……他们都可以把它强行夺走。那个白天,我整个脑子里都在想着和性、和贞操有关的事情,总觉得自己还是个处女挺没劲的

那天傍晚我路过一个酒吧。以前我从来不进酒吧的,但那天我却莫名其妙地进去了。那是一个小酒吧,我去的时候里面只有一个男的坐在那里。我坐下后要了一杯可乐,因为我当时也不知道应该点什么牌子的酒才好,又怕露怯,就随便要了一个可乐。没想到,我说出“可乐”这两个字的时候,那男的却回头看了我一眼。我想他一定觉得我很怪,也许去酒吧都应该喝点酒的。过了没多久,他走到我身边来,很有礼貌地问能不能和我坐在一起。当时我心怦怦跳,点了点头,连话都说不出来了。等他坐在我对面后,我注意到他的长相,挺帅的,是我喜欢的类型。

  我们后来就聊了起来,聊了些什么也都记不得了。因为看着他的容貌,我只会想,他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后来我又猜想,他当时是不是也在想我在床上会是什么样子。想到这个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渴望了。这是我21年来第一次真正地渴望zuoai。

再后来他要了好多酒,我也喝了不少。到了晚上十点多他问我去不去他家。我没犹豫就答应了。当时好像还充满着期待。

  他家不大,但是不乱,而且他家那种空气清新剂的香味很好闻。他家还有些什么我就不记得了,因为进他家没多久我就已经被他压在了床上。

  他吻我的时候我牙直哆嗦,因为那是我第一次接吻。在那之前我没有和任何一个男孩有过接触,牵手都没有过。

  后来他脱我的衣服,我没有拒绝。我喜欢上了这种放松,是的,我当时只是觉得很轻松。他好像挺紧张的,当时天挺热,他脱衣服还流了不少汗。后来我被他脱得光光的,他mo我身体的时候我反应强烈极了。我记得当时自己特别积极,好像还学着片里的女人那样挑逗他。

他进去的时候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虽然我不会拒绝他的进入,但是我当时在想一个问题,要不要跟他说我是第一次。当时我正在犹豫呢,总觉得还是应该告诉他,毕竟第一次啊!

还没等我想好,我突然感到一阵疼痛,很大声地叫了起来,他吓得一动不动,问我这是怎么了。我疼得半天说不出话来。后来他看到了床单上的血。我也看到了,很小一片。

他的表情立刻变得可怕了。他问我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流血了。我说我是第一次,当然会有血出来。他气坏了。看了我半天,然后骂我是神经病。

  我问他我怎么是神经病了。他说为什么是处女不告诉他,为什么是处女还要同意跟他zuoai。我说是处女怎么了,是处女就没有zuoai的权利了。他不理我,后来他用一种质疑的目光看着我说,他不喜欢女人纠缠的,他也不喜欢负责任。我笑了起来,我说要你负什么责任。我心里特别不舒服,我本来觉得他还不错,不知道怎么一下子就变得这么可笑、猥琐了。我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无非是觉得我把第一次给了他就一定会赖上他。至于吗?

  后来的事情就更可笑了。他问我是不是爱上他了。你说男人的这种问题让我怎么回答。我当然对他有些好感,可是什么才是爱啊?我真的搞不清楚。我回答说没有爱上他,只是喜欢他。没想到他说别爱上他,因为他是有女朋友的。我说那怎么了?我心里其实想的是他有没有女朋友和我有什么关系。没想到他却紧张起来了。他解释说他真的有女朋友,而且关系很好。我心想,关系好干吗还和我zuoai?男人都这样吗?

我觉得这样的男人挺没劲的,我想走,可是下面很疼。我问他晚上能不能在他这儿过夜,因为下面特别疼。他看了看我,也许是在判断我是不是说真的,也没准他在分析我是不是一个神经病呢。他说最好别在他那里过夜,因为他说女朋友有可能会过来。

  后来,我忍着疼穿好衣服走了。他把我送到了大街上。他走的时候我回头看了看他,看得很仔细,想要把那个背影刻在脑海里。毕竟他是我的第一个男人。

  那天回宿舍后她们都看出情况了。她们也真够厉害的,都问我是不是破了处。这是怎么判断出来的,我现在还是没搞明白。不过那天她们三个都对我挺好的,挺照顾我,帮我倒了热水,扶我上床。走的时候陈欢笑着说::“太好了,咱们这没有处女了。”

@骆墨:女孩自爱才是幸福的底线。 年轻的时候,经历就当一次人生的体验吧。 欢迎常来【我们的故事】分享故事

声明:本文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