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聚合 > 问答故事

男保姆的自述

Ghhvk 时间 : 2018-12-01 16:30:03

这里就称啊伦,农村里长大,高中毕业时怀着远大的理想参加了高考,岂料所学不精,不幸名落孙山。

落榜后彷徨无助的窘境是可想而知的。父母含辛茹苦省吃俭用好不容易供我读了十二年的书,如今前路无着,不知如何面对父母。

幸好父母都是通情达理的人,他说在过去科举时代的人,十年寒窗苦读,也不是就一定能考取功名的,能高中的又有几个?何况现在百万雄师去挤那独木桥呢。于是动员我回家去,暂时跟他们一起经营那小卖店。

真实故事改编!

这小卖店是小本生意,工作很休闲。过了两个月,我觉得百无聊赖,浪费了大好青春,于是取得了父母的同意,怀揣几百元,乘火车南下打工去。

到了这个发达的南方城市,举目无亲。最初几天,在一间廉价旅店租了走廊的简易床位栖身,肚子饿了就买碗素面条充饥。日间就到处游荡寻找工作。也曾去过人才中心想碰一下运气,可是哪里的大学生甚至硕士生多如蝼蚁,所以看了一下热闹就无限自卑的走了。后来又找到一间什么职业介绍所,据说可以介绍到工厂去做工,可是要收取五百大元的介绍费,我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就走出门去。

随着时间一天天的过去,怀里的钱也在一天天的减少了。后来只得找个桥底露宿街头,半饱半饥的过下去。

一天,我百无聊赖的在一个路边的阶梯闲坐,偶然见到路旁有半截丢弃的报纸,于是捡起来看。忽然发现可有个招工的栏目,细看之下,看到了一则家庭佣工介绍所的广告,其中一条写着“高薪男保姆”。我想只要有工可做,管他什么工作呢,于是就循着地址找到哪里去。

介绍所的肥阿姨很快就打电话把雇主叫来,让我直接跟她面议。雇主是个三十来岁的少妇,是个很有风度很有气派而又漂亮的女人。一见面,她就像相亲般的打量着我。老实说,我虽然潦倒,但却是个一米七三身高的健硕男儿,样貌端庄而帅气,是不怕谁会挑剔我的仪表的。她打量了我一会,就捏捏我的手臂,摸摸我的胸肌,拍拍我的肩膀,微笑着称赞我说:“果然是个好小子!”然后和颜悦色她对我说,她的丈夫因车祸而瘫痪了,我的任务是专门照顾一个病人,其他的家务另有钟点工人去打理,月薪是三千大元。对于正处在穷途末路的我,简直是天掉下馅饼来了,于是二话没说就一口应承了。

“你什么时候可以上工?越快越好。”少妇显得非常高兴地问。

“今天就可以!”我爽快地回说。要知道,我现在是一个吃住都没着落的流浪儿,能有个地方落脚有饱饭吃,就是掏粪我也会抢着去的。

“那我告诉你地址,你回去收拾一下就来吧。”

“不怕见笑,我的全部家当就是这个挎包!马上跟你走就是。”我拍拍脏兮兮的挎包,爽快地说。

她是自驾车来的,那是一辆很有气派的BMW.一看就知道她是个阔太。我心里暗喜,庆幸自己找对了主人了。

私家车很快就进入一个豪宅小区,都是单家独院的别墅。她把车开进了一间白墙红瓦房子的内置车房里,然后引领我走进了客厅。

面前是我连见也没见过的富丽堂皇的厅堂,我真有点刘姥姥进入大观园的感觉。她招呼我到沙发坐,我却呆若木鸡的还站着发呆,生怕我的脏衣服把人家的天鹅绒沙发弄脏了。可能是她看出了我的尴尬,便说:“就当成自己的家就是了。不要紧的,快坐下说话。”看她这么随和,我便怯怯地坐了下来。

她叫我称呼她为李太,接着便给我介绍起情况来。原来她家就只住着他们夫妇两人,大家都只有三十来岁,结婚才三年多。丈夫在三个月前遇上车祸,虽然捡回了一条命,但胸口以下成了大半个植物人,而且目前只有周岁婴儿般的智商。我的任务就是照顾他的洗穿吃喝拉,其他的家务是另有钟点工打理的。

接着,李太引领我熟识了一下环境。这是一间复式结构的房子,主要的睡房都在二层,下层本来有一间佣人房,但安排给瘫痪的男主人用了,所以我就喧宾夺主地被安排到主人房隔邻的客房里睡。这客房是个套间房,有宽阔的大床,豪气的卫浴间,我能住在这里,真有恍如隔世的感觉。

我每天的工作就是给男主人抹擦身体,换衣服,喂食三餐。此外就是每三几个钟帮他翻一次身,并喂一些汤水喝。最辛苦的是料理他的屁股,那些拉在纸尿片里的屎尿恶臭难当,我虽然戴上口罩和胶手套,但看到了就直想吐。不过慢慢习惯了也就不再当一回事了。

李太早出晚归,听说是一家超市连锁店的董事长,但不用正规上下班,只是间中开开会或巡视一下,具体的业务是不用她管理的。她很少在家,一个星期大概只有两天回家吃饭,所以钟点工杏姐只须煮饭给我和男主人吃就行了。

我每天除了刻板式的基本工作外,空暇的时间多的是,都是看看报纸小说和电视或者上网打发无聊的时间。我的工资待遇是没得说的了,每月给我的三千块钱根本用不着,因为甚至手巾牙刷都是主人提供的,所以我把第一个月的工钱留着垫底,以后每个月都一分不留的寄回家里。

如此过了一个多月。一天晚上,李太回家时带回来了一大叠的影碟,洗过澡后,穿上了一件极其性感的薄如蝉翼的半胸连衣裙睡衣,一个人在客厅里看影碟。因为论身份我是不好堂而皇之的跟主人在一起看电视的,所以只要她回来,我就躲回房里看书。不久,忽然隐约听到传来了咿咿呀呀的呻吟声,我以为出了什么事,于是偷偷地闪出睡房走到走廊一角往楼下看去,顿时把我吓呆了。只见那大电视正播着极其淫.猥的镜头,一对男女正在赤身裸.体地在互相调情,那淫叫声就是来自屏幕上那俏娇娃之口。再看看那李太,竟然一只手在揉搓着自己的*房,另一只手却伸入了胯下不停地揉弄着,嘴里还有节奏地发出了娇吟。看得我顿时全身滚烫,下面的小弟弟直挺挺的好像快要把裤子撑穿了似的。我赶忙闪回房里,但那肉麻的场面仍然萦绕于脑际,而且越来越兴奋,于是只得打起来尽情发泄一下。后来我想,这李太也怪可怜的,三十多岁正是虎狼之年,那是女人最懂得享受性.爱的时候,却要守起活寡来,日子怎么过啊!

?有人没

在往后的日子里,我的枯燥生活稍稍起来一些变化。李太时常带着我上街去。初时我说离家的时间不能太久,因为要及时替病人翻身和喂水,还要随时留意他的屁股有没有情况。但她说,死不了人的,是我要你去的,你就别罗嗦了。

可能是恐怕我的衣着会失礼人,第一次上街时,她就特地带我去买了许多名贵的衣服还有两双皮鞋,还带我去理了头发,使我全身上下内外焕然一新,无疑变得更加帅气了。

初期,有时是要我陪她一起去逛商场,买了大包小包的我就是个很好的搬运工。有时陪着她去饮早茶吃晚饭,去的都是高档的酒楼或是高级的西餐厅。吃西餐时我不懂规矩不会操作,她就耐心的教我。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我这个农村青年变得越来越潮了。

后来,她还带着我去高级会所玩牌局,去参加一些阔太的聚会,有时甚至回公司里开会也带着我去。我对她的称呼早已经从李太变成了张姐,她对别人介绍说我是她请来的助手。

一个周末,李太出奇地早就回家来,并且买回了许多食材。接着就亲自下厨,泡制出三道美味的小菜来,还邀我到饭厅一起同吃。看到我有点怯怯的样子就说:“同住在一间屋里就是一家人了,还要分什么主仆吗?难道要我一个人自己独食吗?我早已把你当做我的小弟了!”

刚入座,她就兴冲冲地从酒柜里拿来一瓶XO,这有名的高级洋酒,我过去只有听闻过而从未沾过。她给我倒了满杯,然后给自己倒了半杯。她说了很多轻松的话,好让我放下了拘束的情绪,并且对我频频的劝酒,说多喝点适应一下,以后跟她出去应酬的时候还要我替她顶酒。我本来就有点酒量,何况这酒特别的香醇,所以根本没看在眼里。

吃过了饭,她嘱咐我把碗碟收拾到厨房去就成了,等杏姨明天到来才洗。快点洗完澡就出来陪她聊天,还说以后别那么拘束了,不要老躲在房里。

因为天气热,我洗过澡照常只穿上运动背心和沙滩短裤。当我安顿好病人吃过药睡了觉后,就走向客厅去。谁知她早已端坐在沙发上,只见她照样穿上那件薄如蝉翼的半胸连衣睡裙,上半身和修长的双腿裸露出嫩白的肌肤,胸前只遮挡着仅及一半的两个山丘傲然挺立,呼之欲出,中间还露出神秘的*沟。秀发披肩,眼神迷离。看到我出来,就微笑着招呼我坐下。我想到大家不但是孤男寡女,而且穿着那么随便,有点不好意思,老站着不敢靠前。

“你今年几岁了?”她突然问我。

“快廿二了。”

“那么不是小孩了,还害羞?张姐刚好比你大十年,你不是要等到这年纪才懂事吧?”

我红着脸,只好在另一边的单人沙发上坐了下来。

她长叹了一声,动情地说:“你年轻,不懂得李姐命苦!老公过去花天酒地冷落了我,如今又半死不活的,使我的日子更难熬。”说到这里,眼眶泪水充盈,她拿纸巾抹了一下,继续说“有人劝我离婚寻找新的生活,一来,在他最痛苦的时候如果我离他而去于心不忍,二来,如果离了婚我就只得一半的财产。”顿了一顿又接着说“人都有七情六欲,在孤独寂寞长夜难眠时,只有强忍了……”说到这里,竟呜咽起来,我慌忙把纸巾盒递给了她。

这一晚,她说得很多,可能是难得有人倾听她吐苦水,有机会尽情发泄一通后,可能心里会好过些。而我只是个听众的角色,很难才能找到几句合适的话来劝慰她。

第二晚,做妥工作后我不敢再躲回房里了。我轻松地走到客厅来,在她的招呼下我欣然坐到了她的身旁。看了一会电视节目后,她便拿出影碟来播放。

一开始,那荧屏上就出现大大的红色“警告”字样,吓得我瞪大眼睛留意细看内容,原来是说该片有内容,未满18岁的不能看。我想,这大概就是平常听说过的所谓A 片或者了。就顿时觉得紧张起来。

接着,剧情一开始,就出现了极其淫猥的画面,先是一对赤.裸着的男女在互相调情,一会儿是女的含着陰莖在套弄,一会儿是那男的在吃女的*,后来还用舌尖去舔弄陰蒂和淫.穴,那女的兴奋得放肆地在呻吟。我从来就没有看过这样的肉欲场面,看得我全身发热,心脏在剧烈跳动,裤裆早就给发硬的陰莖撑了起来。我感到很难为情,就用手去护着。后来感到涨得实在难受,生怕泄了出来就糟糕了,于是一闪身跑到卫生间去,拉了一泡尿陰莖才瘫软了下来。

当我重新回到电视机前,看到那男的已骑在女的下体上,那铁棒一般的陰莖在陰户前糊弄着,那女的看来忍耐不住了,就伸手握着血红的棒棒儿往陰门里送,只见那男的向前一挺就把陰莖插了进去,那女的呀的一声后,就在男的狠命抽.插中不停地浪叫连连。我看得热血沸腾,脸上只觉得热辣辣的,不用说,那小弟弟又涨硬得不行了。

看下去,是他们多次变换着体位和姿式继续在疯狂,特别是换作后进式时,我感到那男的更加气势如虹,威武地拼力冲刺,是一种最能炫耀男人雄风的场面。后来又换回了原先男上女下的体位,经过了快速得让人眼花缭乱的抽.插后,只见那女的两手狠命地撕抓着床单,全身在扭动抽搐,那脸白得吓人,嘴里在发一阵阵疯狂的嘶叫,而那男的就配合着更加奋力用劲,后来抽搐了几下,就全身瘫软俯伏在女的身上。

原来男女是那么激烈的,花样是那么多的,我算开眼界了。在看电视的同时,我不忘时不时斜眼偷看李姐的反应,看见她两手绕在胸前,神情紧张异常,有如画面上的女人就是自己似的。

后来,又继续看了几个做.爱的场景,还有两男一女的,两女一男的,*.交的,肛.交的。我想,那应该不是常人的玩意吧。

看完了,我站起身向张姐道了声晚安,张姐也回了晚安后就再也没多说话,我便转身回房睡觉了。

声明:本文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