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聚合 > 问答故事

这些年裡的那些丝袜女人[记事篇]

Ghhvk 时间 : 2018-12-01 19:30:04

记不得从什么时候开始,对丝袜有了特别的钟情和依恋。确切地说,小时候农村还没有真正的丝袜,只是能见到一些各式花色的尼龙丝袜,质地比较厚,而且都是有跟的短袜,连裤袜几乎见不着。不过,当时尼龙丝袜那种拿在手里丝滑的感觉,依然吸引了我。上小学的时候,我会常常偷偷摸摸地趁着大人不在的时候,拿出妈妈和姐姐的尼龙丝袜把玩,后来发展到把尼龙丝袜套在小弟弟上玩儿,射完后再悄悄洗净、晾干、放回原处。有时候怕被大人发现,就在快射的时候,匆匆忙忙地把丝袜拿掉再射到纸上,或者是直接射在内裤上。

上了初中之后,无跟的黑色丝袜、肉色带斑点图案的水晶丝袜开始逐渐地上市,我除了偷偷地看穿着丝袜的女孩子之外,会利用自己积攒下来的零花钱买几双丝袜,套在小.弟弟上把玩儿过之后,乘着没人的时候穿在自己脚上,体会丝袜的柔滑。慢慢地,就开始更加迷恋丝袜,并借助丝袜手淫。从丝袜套在小.弟弟上的那一刻起,我就不由自主地会产生一种莫名的激动,直到射.精后,那种伸爽的感觉都一直在持续着。

后来,我因贫辍学,在农村呆了几年不甘寂寞,在朋友的帮助下到县城做点小生意。由于开始经营的是小百货生意,便试着进了些短丝袜摆上柜台卖。当然,我会偷偷地拿出几包很薄的丝袜,放到出租房的枕头下面,留着一个人的时候享用,体会那种丝袜套在小弟弟上的伸爽。那会儿,除了各种短袜外,连裤袜也已经开始流行了。和我柜台临近的两姊妹,对我很不错,经常从家里给我带饭。她们特别喜欢穿丝袜,让我在很长时间里大饱了眼福,但是因为胆小,我没敢动她们,只是远远地欣赏。

在农村呆的时候,有一个邻家的嫂子,很泼辣,长得也还算过得去,那时我一边劳动,一边专心学习,尽管和她开过许多玩笑,但从来没有往那方面想,也不敢想。后来,我到城里做生意了,她有一次去买东西找到了我,不知不觉就在出租屋里发生了关系。

开始的时候,我很羞涩,不知道怎么做,还是在她的引导下进去的。第一次,和嫂子回到我的出租屋,我大胆地摸了她穿着丝袜的脚,感觉非常好。因为摸着丝袜脚,心里有一股特别的激动,小.弟弟自然也就非常勇猛。当我的小.弟弟插.入嫂子的粉嫩小.穴后,让我感受到了这淫淫小.穴的好:温暖、湿滑,前胸紧贴着嫂子的小巧*房,感觉像是和嫂子融合到一起一样。因为是第一次,嫂子的脸红红的;因为是在出租屋里,她尽管内心很激动,但是咬着银牙无限羞涩,不敢叫出声来。这样的表情,又让我觉得无限激动,虽然没有经验,但是在嫂子的引导下,第一次体会到了做男人的好。第一次做.爱,尽管进去之后没多长时间就,但是我能感觉得到,嫂子感觉很受用,我心里也觉得特别好。后来,嫂子找机会又到城里和我偷偷约会了几次,每次都充满了激情,但是因为做的时候没经验,也没有戴套.套,结果让她怀上了。为了不让邻居家大人知道,她悄悄地做了人流。此后,因为害怕再出那样的事,我们再没有做过,刚做生意那几年,本钱小、市场竞争厉害,我一直是在愁苦中度过的。有一次,为了摆脱困境,和一个朋友去青海西宁打探收购羊绒的生意,结果生意没做成,却在火车上遇见了一个少妇。记得那晚,扛硬板从西宁返回,晚上大家都挤在一起,有的在桌上睡,有的靠在椅子上睡,有的挤在过道里睡。和我挨着的一个少妇,由于没带多少衣服,深夜的车厢里又冷,不知不觉就靠在了我的身上,我主动用西服上衣盖在她穿着丝袜的腿上,还偷偷地抚摸了她的腿和脚。第二天早晨,和她聊天时知道她是去兰州服装市场进货的。因为谈得来,她在火车上就看上了我,在她的极力邀请下,我随她下车后,直接去了宾馆。

在她所在城市的宾馆里,我们尽情做.爱。第一次做的时候,她穿着让我兴奋的肉色短丝袜,不知道为什么,我看着她的肉丝脚,心里又产生了当年在农村看到丝袜时的激动。好像是已经很熟悉的样子,进入房间后我们就不由自主都拥.吻在了一起,很快地都脱得一丝不.挂,躺到床上互相抚.摸、亲.吻着。她很瘦,有骨感,身材苗条,长着一双很好看的小脚,大概是35码的,穿上肉色的丝袜后特别性感,特别容易让人产生性幻想。我亲.吻着她的脸、她的唇、她的眼睛、她的*房、她的耳垂,抚摸着她的头发、她的后背,渐渐地把手抚到了那片青青cao地。也许是从进入房间就产生了不由自主的激动,她的小嫩.穴里不断地涌出丝滑的淫.水,温热的感觉由我的手,传递到心。我住着她的眼睛,轻轻地发问:宝贝,我可以进去了吗?她红着脸,不说话,闭着眼睛,把手伸到我的胯间,轻轻地握住小弟弟,羞涩地引导着进入她那充满了欲望的小.穴。她的小.穴很紧,像是连着一圈圈的筋一样,让我的小弟弟逐渐、逐渐地体会到了湿润、紧缩和滑嫩。当我完全进去的时候,试探着冲刺了几下,她的脸上很快出现了红晕,。看着她享受的样子,我逐渐快速地运动起来,一下、一下、又一下,每次当我冲到穴底的时候,她就会不由自主地张着性感的小嘴,想喊又敢喊出来,主动挺起臀部配合我的冲刺。因为有之前和农村嫂子做.爱的经验,我在她已经完全放开的时候,抬起她的双腿扛到肩上,一边亲吻着她的丝袜脚,一边像打夯一样,一下一下地深入她的小.穴,当我吻到她的脚心时,她更加激动,脚背弓起来,小.穴里的嫩筋一次次紧咬着我的小弟弟,一股股的淫.液温柔地喷撒在小弟弟的周围,让我感觉到前所未有的伸服。接着,我把她抱起来,在耳边轻轻地告诉她,我想从后面进去。她幸福地点点头,配合地爬到床的中间,挺起了臀部,我以蹲势扶着她的后腰,从后面进入快速冲刺着,她顿时发去轻轻地哼声,一副受用的样子。在我的无数次冲刺下,她越来越激动,最后急急地翻过身来,将我拥入怀中,伸手将小弟弟拉入已经充满了淫.水的小.穴里,双腿攀上我的后腰,一下下地搂动,促动我做最后的冲刺。在最后的冲刺中,她的表情异常地激动,淫.穴里的水水熟悉喷淋着小弟弟,在特别舒爽的一刹那间,激情而有力的精.液,股股她已经发着高烧的淫.穴中。那天晚上,我们激情地做了三次,换了无数的姿势,直到精疲力竭,相拥而眠。

在一起呆了两天之后,我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她,踏上了返程的路,她给我留了电话。

我后来又专门去看过她两次,因为有此前的默契,每次做.爱的时候,她都会主动穿上肉色或者灰色的水晶短丝袜,或者是连裤袜,和我尝试着各种性.爱姿势,无比幸福。在激情过后的交谈中,我得知她老公常年在外面工作,她的性.欲得不到满足,一直想找个情人,却一直没有合适的,结果在火车上第一次见到我后,就有了那种想法。到省城发展后,我利用出差的机会又去看过她,不过她后来有了孩子,说不想再分心了,我们见面时在一起吃饭、聊天,但是没做.爱。至今,她仍然是我心里的美好记忆。

因为在县城的生意做得一塌糊涂,还背负了一屁股债务,我在不得已的情况下选择了外出打工。刚到省城,借助一个朋友的关系,进了一家策划公司,苦苦熬了两三年后经济条件有所好转,也开始还以前做生意欠下的债。当时,那家公司的发展很不错,给一线员工都配了电脑,我也慢慢地学会了上网、聊天。因为是初接触网络,什么好的坏的在工余时间都一股脑儿地上去看,结果歪打正着地接触到了丝袜、恋足和恋袜的不少网站,开始是看图片,后来是看色文,一发不可收拾。闲暇时,因为是住单身,就在网上打发时间,丝袜美脚、丝袜美腿图片和关于丝袜、恋足的文章看得不过瘾,就开始在上聊天,专找30~40岁的女性聊,和她们聊丝袜、聊恋足和恋袜话题,结果还真“钓”着几个良家少妇。有时候,因为交际也接触到几个对我有感觉的,就自然地一起做了。

在省城工作的那几年里,记不清第一次是和哪个良家少妇了,分开说吧。

有一次,公司接待时有个税务局的女干部,叫芸,酒桌上听朋友介绍我的经历后颇有好感,不停地替我喝酒保护我,结果当晚就睡到一起了。她的身材,和我在火车上遇到的那位差不多,很有骨感,性生活不和谐,等了很长时间要找个情人,遇到我之后就找着感觉了。我那时经济上还不是很宽裕,因为要还债,经常是见了面之后先做.爱,然后去小饭馆吃饭,吃完了回到我的出租屋里做.爱,直到深夜,她不得不回家才依依不舍地分开。

有人?

第一次做.爱的时候,因为已经在心里喜欢上了我,我提出要为她穿上丝袜,她羞涩地笑着点点头。在我们都已经脱得一丝不挂的时候,我从枕头下拿出事先买好的肉色开裆连裤袜,先从左脚开始穿,一边慢慢地往上穿着丝袜,一边欣赏她的细嫩美脚,忍不住亲吻着她已经套上丝袜的脚趾、脚踝和小腿。待左脚的袜筒快穿到膝盖的时候,我停下来,又拿起右脚的袜筒,慢慢、慢慢地往上套着。这时,她的两只嫩脚上都套上了丝袜,两只袜筒穿到膝盖的时候,我双手扶着她的双腿,让她的双脚恰到好处地探到我的脸部,伸出舌头慢慢地舔她的脚底。她羞涩地看着我,时而又闭上眼睛,脸上一阵阵红晕扩散开来,不自觉地伸手握住我早已挺拔的小弟弟,往她的嫩.穴里拉去。就这样,我亲吻着她穿着丝袜的嫩脚,小弟弟一步步深入她的充满淫.液的嫩.穴,待完全进入后,先深入地冲刺了几下,又慢慢地抽出来、去,很快就激起了她的性.欲。当开裆连裤袜的两只袜筒快接近臀部时,我示意她要停一下,然后将小弟弟抽出来,再把裤袜完全套至她的细腰间,再将她的双腿放平,爬到她的身上,先吻她穿着丝袜的腿和脚,然后吻她的*房、耳垂、眼睛和头发。此时,她的脸更红了,额头沁出细细的汗珠,一副着急而又羞涩的样子,主动伸手把小弟弟塞进自己的嫩.穴里。当小弟弟完全进去的时候,她似乎是很着急的样子,在我起初的冲刺中,头不停地扭动着,细腰挺动,配合着我的冲刺,嘴里压抑地小声呼喊“舒服”,随后就喷出了细细的、滑滑的、有力的淫.精,达到了第一次高.潮。体会着小嫩.穴里喷射出来的淫.精的舒爽,看着她首次高.潮后满足的神情,我开始运用“九浅一深”的“神功”,抬起她的小巧玲珑的双脚扛到肩上,一边亲吻着她的丝袜脚心,一边时而深、时而浅地cha ru,渐渐地,她脸上的红晕又浓重起来,臀部配合小弟弟的cha ru,左右摇摆、上下扭动,嘴里不停地呼喊着“啊,舒服,舒服,我好舒服……老公、我的好老公,你就是我的好人,我喜欢你,我爱你……你让我彻底地当了回女人,啊、啊、啊……舒服、舒服……”随后,我抽出小弟弟,让她向右侧躺,左腿跄屈,我的两腿分开跪在她的右腿之上,双手扶着丝.臀,小弟弟侧着长驱直入嫩.穴。这样的体位,让小弟弟更深地cha ru嫩.穴,她一下子显得更为激动,随着我快慢相间的chou cha,享受地闭上双眼,前后扭动着腰肢,上下摆动着臀.部,配合我的深浅cha ru。每当小弟弟探入花心的时候,就会产生一种前所未有的舒爽,她嘴里轻呼:“啊,哥哥,老公,你怎么就这么好呢?啊、啊

啊、啊,对、对,就是这里,你真会做,老公,我爱死你了!”在侧位cha ru、时浅时深的运动中,她很快就来了第二次高.潮,浑身不住地颤抖着,但我的小弟弟依然坚挺着。在小歇了几分钟后,我又将她的身体扳过来正面躺着,然后压上去,继续吻着她的脸、她的眼睛、她的性感小嘴,身与身完全贴合,小弟弟自动滑入充满了淫.液的嫩.穴里,时而快、时而慢,欢快都运动着。也许是长期压抑的原因,她的身体特别敏感,在我最后的冲刺中,我们一起到达顶峰,相拥而眠。就这样,在将近半年的时间里,我们经常见面,每次她都会主动配合我,穿上我喜欢的开裆连裤丝袜,享受着共同的性.福。后来,她的家庭出现了变故,离婚了,在最艰难的时候向我借过一次钱后,就再联系不上了。

后来,通过聊天认识了一个少妇,她和我一样是做文字工作的,在某杂志社做编辑,人长得很好看,文雅、贤淑 、体贴中又含着几分羞涩。初次见面的时候,是在茶楼的一个包间里。由于在网上已经互相交流了对丝袜的爱好,她见面时知道我要做什么,只是从始至终都脸红红的,觉得不好意思。第一次见面时,我们在茶楼的包厢里品着茶,说着话,不知不觉中我开始抚摸她穿着肉色丝袜的脚,慢慢地脱去了她的外套、胸.罩和内.裤,吻她的脸、耳垂和头发,吻她的*房,在她的含羞带笑中进入她的身体里。因为害羞,她红红的脸庞就像熟透了的李子,在我的小弟弟cha ru她的嫩.穴里后的快慢进攻中,时不时用手遮一下脸。我知道她很享受,但就是不敢哼出声来。在我的小弟弟进去的时候,我不时地吻她穿着肉色丝袜的脚、舔她的脚心,她微笑着闭上眼,享受着这种特别的舒服与满足。第一次见面,她穿着肉色连裤袜,但不是开裆的那种,所以做的时候,只能把裤袜褪到大腿处,她的双腿不能完全打开,这反倒是一种巧合,可以让我的小弟弟体会着嫩.穴的紧窄、滑润和刺激。由于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下班时间,所以就不用着急,不紧不慢地做了近40分钟,才在她的小嫩.穴里进去。后来,我和她又见过两次面,都是在第一次见面的茶楼里,她开始接受我的建议,到茶楼后换上开裆的连裤袜,羞涩地接受我的爱爱。她每次都是那样羞涩,那样让人心疼,让我至今难忘。

没人看吗。

常言道,兔子不吃窝边cao,意思不用说,不安全。可是,我在忍了几年后,还是试着上了一个单位的女同事。她没结婚,身材又偏胖,眼睛很小,像一条缝隙,还戴着近视眼镜,所以那时候看上她的人不多。有一次单位开会,完了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就单独去了茶楼。

在茶楼的一个封闭的小包间里,我拿出了平时买好备在包里的肉色透明开裆连裤袜让她穿上。起初,她有些害羞,我抚摸她穿着丝袜的腿和脚时,她的脸很红,还有点躲闪。慢慢地,她就适应了,任由我抚.摸、亲吻,让小弟弟进入她的淫.穴里撒野。她有点儿胖,但是穿上肉色的开裆丝袜后,同样显得性感无比。也许是害羞的缘故,她躺在茶室内的蹋蹋米上,穿了开裆连裤袜任我亲吻抚.摸、亲吻,我吻着她的脸、她的眼、她的唇,吻上她的脖子、*房、肚脐,用手抚摸她的腿,玩弄她那穿着丝袜还有点儿肥厚的小脚。不知不觉间,她的手主动伸到下面,摸弄着我的小弟弟。当我的手抚摸到她的嫩.穴口时,那里明显地能感觉到温热,再往里伸一点点,淫.水便沾shi了我的手指。我从正面爬到她的身上,她很快就拉着小弟弟了嫩.穴中。小弟弟进去的时候,没有任何阻碍,我明白她已经不是处.女了,不过只是这么短暂一想,因为本来就是偷情,我管人家是不是处.女呢,两情相悦就好。刚进去的时候,觉得她的陰道比较肥厚,但绝不松驰,肉肉肥厚的淫.穴,同样让人舒爽无比。与骨感美女不同,肥厚的淫.穴里除了感觉温润、湿滑外,更多的是肉唇挤压小弟弟的甜溺。刚进去的时候,小弟弟自然是左冲右突,要好好冲刺一番了。在这过程中,她的脸上红晕渐重,呼吸加快,满是幸福的表情。接着,我用了九浅一深的方法,更让她觉得很享受,悄悄地在我耳边说:“哥,好舒服!”因为是在茶楼,隔间不太隔音,她尽管很舒服,但是不敢出太大声音,所以只能压抑着享受性福了。在我觉得累的时候,她主动到了我上面,蹲着把小弟弟扶进了她温暖、柔滑的里,一上一下、一上一下,时而快、时而慢,激烈的时候,竟然也能像打桩机一样地快速运动,这让我很受用。采取女上男下位时,尽管主动权在女方,但是男人的感觉更是舒爽,不用受累,但可以充分感受淫嫩上下运动、左右摇摆中的各种激动。最后,就在她在上面运动的时候,我们同时到达了高潮。收拾了战场,我们又坐才来喝茶聊天,她对我说,她的第一个男朋友因为工作的关系,去了一个离她很远的地方,最后不得以分手,很长时间的性压抑,让她在暗地里喜欢了我很久后,终于决定给我了

这让我当时很感动。

从第二次开始,我们约在茶楼见面时,她主动了许多,也放开了许多,做的时候自然是很轻松了,每次她都很听话地穿上我喜欢的开裆连裤袜,然后和我尝试各种性.爱姿势。这期间最大的突破,是她穿着连裤袜和我做.爱的同时,同意我把短丝袜套在小弟弟上,进入她的小嫩.穴里撒野。起初,其实我是从网上的丝袜小说里看到这个方法的,初次试的时候,把肉色透明的短丝袜套上小弟弟后,就觉得无比刺激、无比激动,小弟弟在已经勃起的情况下,硬度一下子增大了许多。套着丝袜的小弟弟起初进入她的小嫩.穴时,有点儿阻碍,可能是丝袜会吸水的原因,待慢慢、慢慢地进入会,再停一会儿,她的小嫩.穴因为丝袜摩擦刺激的原因,会不断地分泌更多的淫.液出来,当小弟弟能隔着丝袜感受到湿滑的时候,就可以先慢后快地运动起来,随着润滑程度的加深,可以打桩一样地上下运动、左冲右突了。把透明短丝袜套在小弟弟做.爱,有诸多好处:一是视觉上很刺激,如同丝袜穿在女人腿上会产生朦胧美一样,套了丝袜的小弟弟让男人觉得既朦胧、又雄壮,能很快激起强烈的欲望;二是感觉上很刺激,小弟弟套了丝袜之后,龜頭上能体会到丝袜的摩擦性刺激,进入女方的小嫩.穴后,又会让女方在丝袜和小弟弟的双重刺激之下,体会到小弟弟的粗壮和丝袜的摩擦快感;三是能延缓射.精时间,由于有丝袜隔着,让男女双方在体会刺激的同时,不至于让小弟弟在剧烈运动中很快射.精,用广告语说,就是“你好我也好”。刚开始的时候,等运动到最激烈的时候,我会把短丝袜取出来以后再射.精,后来,为了体会更舒服的感觉,我干脆让套着丝袜的小弟弟肆意撒野,隔着丝袜在她的嫩.穴里射.精,那种丝袜阻隔下精.液冲出的感觉,更是让人消魂。不过,因为起初的时候没有经验,不懂得把丝袜用水浸湿再放进去,不小心把她的嫩.穴干烂了,后来还是她吃避孕药的同时吃消炎药解决的。尽管这样,她还是很期望经常和我见面,经常享受我给她的丝袜性.爱。

我调到别的地方去工作,只能通过电话和她联系。最近的一次见面,是我出差路过她现在工作的地方,在她的强烈要求下中途下车,在宾馆见了面。她一直没有结婚,身材和以前一样,气质却是提高了许多。见面后,她先去洗了澡,然后我们就相拥着上床了。我拿出新买的肉色连裤袜为她穿上,像初次做.爱时那样,吻着她穿了丝袜的腿和脚,吻她的长发,她很激动,也很投入,说这些年里想死我了。我进去的时候,她的小.穴还和前些年一样紧窄,一样温润柔嫩。由于这些年里也没少见女人,我的性技巧更成熟了,各种方式都试着在她身上做了一遍,她在前后40分钟的激动中高潮了两次。

在省城工作的时候,还有一个让我至今难忘的少妇,她的网名很好听—丁香。最初,我们是通过网络认识的,先聊了丝袜的话题,得到了她对丝袜欣赏的认同后见了面。第一次见面,也是在茶楼。她是一个公司白领,搞计算机编程的,和我一样,工作上有压力,性生活又不和谐,所以和我见面。那会儿茶楼里的座位都是塌塌米式的,进去要脱了鞋,然后摆个小桌,茶水、瓜子什么的摆上桌,同时还可以点餐。茶水上来后,服务员退出去关上了门,我要抚摸她穿了肉色丝袜的脚,她开始有点儿羞涩,躲来躲去的,后来因为提前在网上沟通过了,随着抚摸的深入她也就慢慢地放开了。

因为是第一次在茶楼里见面,又是第一次和我做.爱,她紧张得不得了。我给她穿上新买的肉色透明的连裤袜,再为她穿上夏季短裙(可以随时应对服务员进来添水),然后开始吻她。她很敏感,当我吻她的头发、耳垂的时候,身子就会不停地颤抖,手摸到小.穴的时候,里面早已淫.水泛滥了。我先是直接进去的,用的是征服少妇最管用的方法—强冲刺,她的脸上红晕渐重,闭上眼睛体会着小弟弟的强大。等她彻底进入状态后,我又拿出事先准备好的肉色透明短丝袜套在JJ上,慢慢地进入她的小.穴里,由于她的小.穴里水水泛滥,没费什么劲就顺利地进去了,等她适应了,快慢相间地抽.插。确切地说,她的小.穴不肥也不瘦,陰毛浓重,穴口狭小、里面又很宽厚、也相对松弛,小弟弟运动的空间很大。当小弟弟深入她的小.穴时,一方面能明显地感觉到陰毛的摩擦,另一方面能感觉到套着丝袜的小弟弟在深处的动作下的舒服,由慢到快、由快到慢,由浅到深、由深到浅,时而上、时而下,阵阵快感不断传递在她和我之间。与以往见到的女人不同的是,她觉得在小弟弟上套上丝袜这样的做.爱方式很受用,在我冲突运动的过程中,她会不停地呻吟,臀部左右摇摆,上下起伏,主动配合我的插插,淫.液源源不断地涌出,如果不是小弟弟上套着丝袜,功力再好也会很快缴枪的。所以,那一刻的感觉是让我觉得最刺激的。因为她常着开裆连裤袜,我的小弟弟又套上了短丝袜,我们变换着各种姿势,体会着丝袜性.爱的舒服,在做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候,我和她同时达到了高.潮。

此后,我们经常利用晚上或者周末的时间,去茶楼里见面,每次都是她穿上肉色或者灰色的开裆连裤袜,然后我再套上短丝袜进去,共同体验丝袜性爱带来的快乐。有几次,她父母出去走亲戚或是旅游的时候,她约我到父母家去,简单吃几口饭,就开始穿上各种丝袜和我做.爱。她的陰毛很粗,口小里面大,套着丝袜的小弟弟进去后感觉很舒服,激动的时候,她的小.穴会一伸一缩地夹着JJ来回动,让本狼觉得颇为受用。做.爱的时候,我都会先给她穿上各种颜色、各种款式的连裤袜,然后吻她的头发、耳垂和*房,等套上短丝袜的JJ进去以后,又开始用手揉捏她的*房,同时将她的丝袜脚扛到肩上,交换着吻她的丝袜脚和丝袜腿,每次都超过40分钟,十分受用。我们在一起交往了三年,后来我因为调出省城,到一个二线城市追求更大的发展,分别后的联系少了许多。期间,她还利用出差的机会专门来看过我一次,我们在宾馆里做了将近两个小时,同样,丝袜是少不了的。

从省城到省内一个新兴二线城市发展,是应一个朋友的多次相邀。初到此地,除了那个朋友之外,对一切都不熟悉,可是时间不长,我就遇到了一个良家少妇,叫丽。她是朋友公司里的部门经理,酒量很大,在我刚来第一次的接待宴会上,她喝了不少白酒,给人很豪爽的感觉。隔了两周多之后,公司接待宴会,结束后我本已回到宿舍,她打电话约我出去喝茶。在茶楼里,因为互相都不是很熟,我开始很克制自己的言行。她在礼节性地恭维我的同时,用眼神暗示着我。慢慢地,我的下面就不由自主地,在她的引导下上下其手,摸遍了她的全身,吻她的头发、耳垂,吻她的唇。因为是初冬时节,她穿了外面很光滑、里面带绒的美体裤,还有肉色的短丝袜,动情之后,我在她半羞半拒的状态下,脱掉了她的长裤、美体裤和内裤,此间,她连说我好坏,但是脸上有压抑不住地表现出了浓烈的欲.望期待。她的淫.穴很紧,也很嫩,初次进去后感觉特别温暖、特别柔滑。因为这时候,本狼已经有了许多次的性.爱经验积累,所以在小弟弟cha ru她的淫.穴之后,猛烈冲刺三四十下、在她欲罢不能的时候,突然抽出来,停止了动作,急得她直喊:“好人,别出去,别出去嘛,妹妹要,妹妹要!”我坏笑着问她:“你要什么?”,她的脸上泛着幸福的红晕,羞涩地小声说:“要你!”我装作不知,又问:“你要什么?”因为淫.穴里的空虚感连连袭来,她下了决心似的狠狠瞪了我一眼,压抑着声音说:“要你的大雞巴!”她瞪人的时候,眼睛里充满了妖媚,我满意地点点头,说:“看你这么需要,给你了!”随后,我的小弟弟再次挺入她的小淫.穴中,但并没有急着抽.插,而是玩起了三浅一深、六浅一深、九浅一深,随着小弟弟忽紧忽慢、忽左忽右的chou cha,她享受地时而闭上眼睛、时而张开眼睛,朦胧、羞涩、刺激、享受的表情交替更迭,让我觉得无比受用。因为是在茶楼里,可以利用的地方有限,当尝试了各种可以运用的性.爱姿势后,我开始了快速抽.插,让她达到了第一次高.潮。接着,在我的小弟弟从后面进去的时候,又让她高.潮了一次,我也在淫.液的包裹下出来。因为是第一次见面,又是初冬,也因为提前没有准备,我没在丝袜上过多地做文章。

声明:本文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