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聚合 > 问答故事

陈晨的性瘾日记(六十九,我竟然Y了一位外卖小哥)

陈晨晨annyy 时间 : 2018-12-02 06:00:03

坦率的讲,我很少会和没有了解的男生有过多接触,一方面对不熟悉的男生,很难建立起把自己交付给对方的信任,而通常信任和乐趣又是紧密相连的。另一方面呢,就是安全和健康问题了,而且这更重要一些。

最近常在圈里看到很多朋友分享那个恶意传播艾滋病的新闻,某些丧尽天良的艾滋患者,为了报复社会,疯狂的到处打野炮,早过程中故意把套弄破,蓄意感染对方。

对我们这个群体不了解的朋友,会我说难道不担心健康这类的问题吗,我回答的很少,是的。

很大的原因是就很难和圈外人解释我们的习惯,不解释也是为了保护自己。

上面这个新闻就算是很好的答案了,这种报复社会的人渣,基本只能对陌生人下手,熟悉的人是没有机会的。为什么呢?

因为在圈内,保护自己的最好办法,就是坚决不碰不了解的人。了解对方以后,倘若是很随意的类型,依然是坚决不碰的。一个人是不是很open,很容易就能判断。

不过凡事总有例外,例如,刁姐介绍的男人。我信任刁姐的人品和我们的友谊,更信任她介绍的汉子。在腰后的石榴裙下磨炼过,还能叫得出名号的男人。

不敢说一定极品,至少是铁骨铮铮的真男儿。

最近,我就认识了一个铁骨铮铮。

刁姐说这个男人是她上个月点外卖认识的,那天刁姐的小区停电,只能叫外卖果腹,外卖小哥快到楼下刁姐才发现停电了电梯也用不了啊,27楼,肯定没人愿意送上去的,怎么下楼拿外卖是个大问题。

结果刁姐还在犯愁的时候小哥直接就敲门了,刁姐开了门吓了一跳,门口的外卖小哥气定神闲,大气都不带喘的。刁姐问他电梯能用吗?

小哥说不能用啊,跑上来的,当锻炼身体了。

然后小哥直接就被腰后拿下了。

停电的周末,被困在27楼的女人,XY圈内知名的腰后,遇到了送上门的帅小伙,这么做确实合情合理。

这个季节,我是很少出差的。季节不是说天气,而是今年的经济寒冬,我们金融行业基本都是在吃存粮,上班也是整天在公司喝茶看新闻,提前过上退休生活,就等着老板发遣散费。

所以被安排周末去北京出差我是非常诧异的,懵懵的状态订了机票,懵懵的到了对方公司干完了活儿。

懵懵的回酒店,才想起来夜里可不能继续懵着睡了,这个时候,再去联系圈里的男生,不合适。

YP和请客吃饭是一样的,到了饭点再电话叫人,怎么都有点临时缺人需要赶场的嫌疑。

不体面。

好在京城是刁姐的地盘,不出10分钟,我就在和刁姐的电话里对铁骨铮铮有了大致的了解,还拿到了联系方式。

我直接打了电话过去,开门见山,表明来意,今晚想要他。

小哥很高冷的说,没空,我要送外卖,没别的事我挂了。

我说别啊,你在哪,我也想吃外卖,你给我送行吗。

小哥还是冷冷的,不行,要吃自己点去吧。。。。

我。。。。

。。。

。。。

软磨硬泡了十多分钟,小哥终于答应见我一面,去他下一家要取餐的店等他,15分钟内必须到,过了时间他直接走。

能成功的主要原因,可能是一直电话骚扰,耽误他送餐了。。。

跑着出了酒店我直接拦了出租车告诉师傅地址说师傅师傅必须10分钟赶到我很急很急的麻烦快点谢了啊。

师傅一口京片子,好了您嘞,安全带系好啊~

差不多几十秒的时间,师傅一个大脚油门,过了2个街口。我发现,我们已经到了。

我一脸震惊的表情下了车,师傅的表情更微妙。像极了电影夏洛特烦恼里那个出租车司机说话时的样子。“ 什么玩意,就一个红绿灯给我整的热血沸腾的”

十一月的北京,寒冷的夜,一身单薄秋装的女人,名叫陈晨。站在街头吹着冷风涩涩发抖,等待一位外卖小哥。

我忽然觉得自己有点蠢,圈里那么多北京的帅哥我不叫,发了神经要找一个送外卖的。

直到一袭黄衣的小哥,唰的一下从我面前闪过,停稳了电瓶车冲进店里,我知道。

今晚这个决定,我做对了。

因为这个家伙,竟然像极了彭于晏,脸型、包括身形。

明明能靠脸吃饭,偏偏要来送外卖,真是个奇人。刁姐那天那么直接,原来如此。

我站到他的车边上,小哥很快提了外卖出来,放进黄色保温箱里,面无表情瞟了我一眼说,让一让,我要走了。

我说别啊,这么晚了别工作了呗,我们去吃饭吧。

小哥的表情像是看到了个神经病,说我真的没空,让一让我要走了,迟到了要扣钱的。

多少钱,我给你。

不需要啊,我自己会挣钱。

那你到几点忙完?

不知道,累了再说。

那你那天为什么会答应刁姐呢?

因为她抢了我的头盔。。。。。

哦?抢头盔?

。。。

。。。

我最终也没有抢他的头盔,因为戴在头上,太高了,我抢不了。

所以我抢了他的车钥匙。。。

小哥终于答应让我陪她一起送外卖,我坐在车后面,他在前面骑。

张宇有一句歌词叫,再怎么心如钢铁也成绕指柔,其实说的是女人的小手段。只要能碰到,再怎么铁石心肠的男人,都没用。刁姐明白这个道理,我当然也明白。

坐在电动车后座上的女人,空闲的双手能做很多事情。

那天不过又陪他送了两个外卖,他就说不送了,有点累。

我们顺理成章的回了酒店。

铁骨铮铮,确实不假。

约莫一个半小时以后,小哥要回家。

我说你那天在刁姐家呆了多久呢?

小哥声音很小的说,三个小时。

我有点不开心,盯着他问为什么今天这么点时间就要走呢,难道我没有她漂亮吗?

小哥犹豫了很久没说话,被我盯的脸都红了,说

”那天电梯没电,腿软了,下不去楼。”

声明:本文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