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聚合 > 问答故事

走向xing麻木之小可宿舍姐妹覆灭记外加【哔】小可和闺蜜

 时间 : 2018-12-02 15:00:05

声明:转自某论坛大神真实记录,转载请注明

1、

最近的经济形势明显的越来越萧条,对政策的各种小心翼翼和不信任,终于在市场行为中演变成越来越多的紧缩银根,持币待购。对于三线城市的这座北方城市来说,房价下跌,菜价上涨,无关生活日用的一切都在跌,有关衣食等吃饱穿暖的一切刚需都在涨。报纸上、网络中的“定心丸”越吃越多,可再多的“药丸”吃下去,消化不良和免役增加都会出现,市场上似乎出现了一头一头的小怪兽,收割着现金流。以至于大家都觉得,今年的钱真难赚。

过审核继续更。

就想起前两年环保形势严峻的那会,老百姓开个打烧饼的炉子,不一会的功夫,环保局的稽查人员就来了,三下五去二的就把炉子给现场毁尸灭迹。当老百姓问出,不让用炉烧,用啥打火烧的时候。环保人员扔下一句,只管拆,用啥不知道,然后扬长而去,只留下一脸懵逼的烧饼铺老板。这绝不是编造,因为当时我就在那里吃着那个炉子打出来的最后一炉“火烧”。

咋没人呢,这不精彩的地方还没到呢嘛

扯点闲淡先

对这个国家的失望越来越深,绝望越来越重。这种绝望并非来自的,更多的则是来自于基层官员执行中央政策时的一叶障目,不择手段。上面的政策明明是一项利国利民的政策,经过层层的吃拿卡要之后,到了老百姓这里,环保补贴少得可怜,根本不够损失;更有那些害群之马,雁过拔毛,如果不贡献点什么,连这点补贴也没有或者短少了。我哥们一个小型的仓储企业,为解决冬季供暖的问题,从泰安花65万购置了一台3吨的锅炉,供办公区域和生活区域的冬季供暖,去年环保命令一下,5吨以下锅炉全部拆除,而且还是限期。最后一天,哥们还不舍得动手,街道主任便带着拆除队来了,自己拆不了?不要紧,我们帮你拆,速度是很快的,半天的功夫就拆除了。街道主任还让人送来了一张发票,拆除费,11500元。怎么算的?不知道。听说前几天拆除补贴下来了,38000元,聊胜于无。只是哥们欲哭无泪,这也没办法劝慰,只能约了出来喝几杯大酒。

也不能否认,超强超严的环保政策是有效果的,今年基本上就没怎么遇到雾霾天,跟前几年的出门就是“仙境”相比,真的是快意了不少。只是经济上的阵痛总没有那么利落就过去,越来越多的小企业小作坊受到限制,越来越多的农民工失业在家,重返土地。更为雪上加霜的是,从今年的6月份开始,各条主要交通公路开始限制重载车辆通行,于是这些必经之路上的各家达到环保政策的小企业,惨呼哀嚎,只差上吊了。或许这是国家在下一盘超大的旗,我这智商的,也看不明白。好在关起门来自家人说自家话,这些自己并不是非常感同身受的烦恼和痛苦,充其量对于我来说,也就是别人额头上的苍蝇,自己看着烦气,但并不觉得特别难受。

2、

言归正传,还是得说约的事。

我好多朋友给我私信,说我的文字文艺味儿太重,内心感情戏太多,读着让人心情沉重,撸点太高。那今天就简单点,不谈感情的事,单说yp。

在我看来,yp大致也就分为两类:花钱的和不花钱。当然,严格意义上说,根本就没有不花钱的,至少我没见过。如果一餐饭,一间酒店,一次旅游的费用,一个男人都一毛不拔,那我只能说,你是大神,女神们看中的就是你无与伦比的魅力和可绕腰两圈的超大jj。我这种俗人不行,受不了那刺激,到底谁玩谁啊。男人,除了可以接受女人骑乘时的上位之外,其他的,男人必须是女人保护神,也必须是主导者才行。

花钱的,那是嫖,趣味性除了chou cha时的肉体快感之外,毫无精神交流,我认为是最低层次的,不值一提;重点说说不花钱的,也就是嫖之外的,当然了,买点小礼物,开个房间,吃个饭之类的,各路大神们也就形成个共识吧——这不算花钱。不花钱的极品自然是那些荷尔蒙严重挥发的三流大学校园里的小姐姐们,这些小姐姐,平时课业不繁重,更多的时间都花在如何放飞自我和个性解放上,能遇到一两个极品便是极大的幸事了。我人丑运气好,自从遇到了苗小可之后,便似乎在大学妹子这一条路上越走越远,也越走越顺。

咋还没人呢

苗小可是某理工的大一学生,还有三年才毕业,这三年,大概少不了我的jingye灌溉了。目前她宿舍里六个妹子,我已经拿下四个,这战绩,有时候让我梦里都会笑着醒来,发现jj特硬。我这应该是病了,而且是特丧心病狂地那种病了。可xing这种事情,只要你情我愿,不强迫,稍稍有点引诱,也似乎并不过分。权且这样安慰自己,给自己找一个心里基绳,免得将来哪一天真的因为负罪感而崩溃。

小可这丫头,笑起来真的特别美好,让人有一种很强的保护欲,就象是邻家小妹妹的感觉。第一次见到她,还曾经因为感觉她身体特别单薄好好是叮嘱过她,不要压力过大,要多加些营养。可当第一次把她剥成赤条条的时候,却发现,单薄纤细的只是她的腰肢,该细的地方细,该丰满的地方却是我的大手一把也抓不过来,好大的一对小兔子。小可开始的时候不会kou,当我教了她几次之后,勉强接受之后的kou却开始让我受不了了。这么多年的身经百战,我曾经无数次对人自豪的说,想把我kou出来,除非我自己开了阀门。但小可的口却真的非常特别,不是那种狼吞虎咽式的大吞大咽,而是品茶式的轻抿轻吸,就是这一个“轻”字,却让人连续几次丢了大人。几乎每次一被她kou都会立即受不了。只是落荒而逃,跑到洗手间冲一冲再出来。

3、

10月27日,小可的生日,我订了一间KTV的888号房,小可带着宿舍六姐妹闪亮登场,我的几个损友一边吹着口哨一边冲我挤眉弄眼,意思大慨是干货啊,藏了多久之类的。我懒得理他们。招待小可的几个姐妹坐下之后,便上了一些味道比较淡的啤酒、果盘和干果之类的。大家都知道,KTV的酒一般是喝不醉人的,只会让人上厕所。无奈的是,几个小姑娘大慨对于酒精都还没有形成抗体,几瓶下肚之后,就开始释放开性。乱糟糟的蹦迪音乐一响起,这帮姑娘们有的冲上小T台,有的在沙发上,还有的到了桌子上就开始乱蹦,可可那天穿了一些我买给她的很轻薄的小衫,多少带了点羊毛,就一直在我身边蹭啊蹭的,象是一只可爱的小猫,弄得我衬衣上沾了一层薄薄的毛,本来回家的计划也就泡汤了。觥筹之余,跟她宿舍的几个姐妹交换了WX,就算是认识了。狂欢之后,我带着可可离开,理由是给她加夜宵,一哥们负责把其他的人送回学校,至于其他人有没有跟妹妹们交换个WX啥的,不在我的管辖范围之内,有花堪折直须折,你有本事你就折,不用经过我同意。

声明:本文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