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聚合 > 问答故事

陈晨的性瘾日记(七十三,吻对于女人的意义)

陈晨晨annyy 时间 : 2018-12-15 16:30:06

喝醉后能忘掉很多事,不过和第二天醒来后的头疼相比,重新回到记忆里的不开心更容易让人奔溃。

我是个很讨厌喝酒的女人,记忆里喝到不省人事的次数,和接吻的次数差不多,一只手就能数的过来。

但无论我怎么有原则,都会有很多人,认为我这样的性瘾患者是极其随便的那一类人。

事实是,每个人都有自己认为珍贵的东西,当别人把自己认为珍贵的东西随意挥霍,就会产生对方很随便的想法。

这是合理的,但又是不合理的。

例如小兔,她每次要买好几十条内裤,穿完了就扔,扔完了再买。倒不是因为小兔特别有钱,再有钱的人也不会用扔内裤这种方式取乐,用东北话说这也太埋汰了。

很早的时候我发现这件事也很诧异,小兔是这么和我解释的。

那些被男人看过的内裤,穿在身上总是觉得发痒,洗的再干净都没用 ,只好扔掉了事。

后来细想我也就坦然了,这应该是精神洁癖的典型。

身体能接受,但思想接受不了。

这到底属于随便,还是不随便呢,我也不清楚,小兔自己也不清楚。

可能大多数人都会有自己的小癖好不为人知,只不过性瘾患者会更特立独行一些。我非常抗拒和男人接吻这件事,应该就属于其中的一种。不过这没什么实际意义,很少会有人在意到。

毕竟在圈里,大部分人都不会在意吻这个行为。

有很多事情比接吻更有实际意义。

如果说见面的目的是为了释放,那拒绝接吻就是为了保留初心,没有感情的吻一定是没有灵魂的。

茄子就有一个吻,吻的很有灵魂。

茄子是我为数不多的圈外朋友。

在魔都,一个外地男人能和隔壁的本地女人走到一起,还携手走向了婚姻殿堂,真的是很神奇的缘分。

他俩新婚不久那会儿,我提着水果特产什么的去正式拜访这对璧人,当然,在水果袋里我偷偷塞了一个全新的小怪兽,粉粉的那种,不提。

茄子早早站在小区门口等我,下了出租车远远看他竟然比以前胖了一圈儿,在电梯里茄子告诉我新房用的是女方之前住的房子,他自己的房子租出去了,好赚点零花钱。

几分钟到了楼上,一打开门,满屋子装修一水的欧式风格,普通商品房的高度,客厅竟然装上了极其繁杂的水晶吊灯,整个客厅以金黄色为基调,一闪一闪的发出土豪的光芒,瞬间就把我这个穷逼乡下人震慑住了。

感觉就俩字,阔气。

装修这件事其实很有意思,通过装修能直接能看出家里谁说话算数,家庭是什么收入水平。

圈里干装修的张总经常和我们透露所谓的装修内幕,这欧式呀,说好看也好看不到哪去,实用吧又不实用,打扫起来还累得 半死,但最大的特点就是贵呀,只要贵就有人愿意消费,这可怕的时代,有钱人都疯啦。

我认同张总的前半部分观点,后半部分不敢苟同,因为他忘了国内还有一小部分特殊人群,拆迁户。

天上掉下来的钱,花起来随便一些,是可以理解的,这和发疯无关。

茄子的新婚夫人呢,就是上海本地的拆迁户,还是单身的大龄女拆迁户,姓王,我叫她王姐,王姐比茄子大了不过十岁多一点儿,果然抱了好几块金砖,古人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

趁着王姐下楼买菜的功夫,我把茄子狠狠按在欧式牛皮沙发上,和他说你今天可得好好和我说道说道,你俩这也太魔幻了。

毕竟刚认识不过几个月,王姐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和茄子扯了证,还在好几本房本上挂了茄子的名字,叫人啧啧称奇。

茄子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说,因为一个吻。

我说你可拉倒吧,一个吻就这样了?

茄子眼神坚定,看着我点了点头,倒了两杯水来,给我递了一杯,长长的吸了一口气说。

我之前和你说过的呀,从春天开始,一到每天凌晨,下面野猫就开始乱叫,我就会睡不着啊到阳台发呆,我那个房子的阳台侧面呢,就是这里的卫生间,每天晚上这个时候就会发出声音,“我的妈呀~我的妈呀”的,听了叫人心理痒痒啊。

这个我知道的,然后呢?

然后我忍了好几个月,那天晚上我在外面和朋友喝了点酒嘛,“我的妈呀”又来了,我实在忍不了就敲了门,她红着脸就给我开了。开了门她又不说话,我也没话说啊,然后我就亲了她了。”

然后呢?

然后就那个咯...

什么乱七八糟的,我说然后你就和王姐就结婚了?就没有别的什么?

没有别的啊,然后她就让我搬过来住嘛,然后就结婚了,反正我也单身她也单身,年龄嘛无所谓的。

好吧,祝福你们,真心的。

不过也不是什么都没有的,我记得那天晚上她和我说,已经很多年没有被吻过了。。。

。。。。。。

又随便聊了一些,王姐很快买菜回来,亲自下厨烧了一大桌子菜。

菜的口味很棒,手艺里带着成熟的年代感,就是口味有点偏甜,和他俩给我撒的狗粮一样甜。

我相信茄子说的都是真的。

对于一个干渴多年还不求甚解的女人而言,一个吻真的足够了。这不亚于走在沙漠里濒临渴死的边缘,有人递过来一杯冰水。

放在水果袋的里的小怪兽,其实是为了茄子着想。我可不想过个几年就失去这个朋友,单身多年的女人,我想象的到。

不过让小兔没有想象到的是,她住的小区里竟然有个变态,每次都会捡她丢的垃圾袋,因为在小兔丢的垃圾袋里总能找到没洗的女生内裤。

小兔告诉了我,我叫上了茄子和王姐,小兔装作很平常的下楼丢垃圾,我们把这个变态抓了个现行。

然后一起把他打了一顿。

真的太变态了。

声明:本文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