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聚合 > 问答故事

教书 欲人

北北旳北 时间 : 2018-12-23 21:00:03

苏艳大学读的是公费师范生,毕业以后是要到农村任教的,她本人是没什么意见,就是年迈的老两口心疼女儿。苏艳是在七月底到这个湘西农村的,一来为了早点熟悉环境,二来也是不想在家听父母的唠叨,任教的这个地方据说是湘西最偏僻的一个乡村,大多数都是老人小孩,年轻人都出去务工挣钱了,虽然心里早有准备,可是在亲眼看到这个地方的时候,苏艳还是震惊了,破旧的房子,残缺的课桌,实在称不上是一间学校。接待她的是村里为数不多的中年人,云上村的村长,除了一双眼神让人感觉不大舒服,其他方面准备的都还算不错,苏艳被安置在学校不远处的村民家里,家里只有一个八九岁的小男孩,父母都外出打工了,农村的孩子早当家,平时靠村里人接济着也过来了,苏艳一来刚好跟孩子作伴。就这样暂时安顿了下来,村里也就二十多个孩子,岁数参差不齐,苏艳就从头教起,孩子们也很敬重老师。

苏艳本来相貌就好,稍微打扮一下就不一样,用村里人的话来说,这孩子跟城里姑娘一样,村里老人也都喜欢这新来的老师,和气,村长当然也喜欢,为什么?漂亮啊!你看那小细腰,那翘臀,一只手都握不住的大馒头,要不怎么苏艳刚来的时候,村长就直溜溜的盯着人家啊,这完全不是村里那些妇女比得上的。别说真上手了,就是天天看着都让人激动。

苏艳平时住东屋,农村的天黑的早,平时没事苏艳晚上都不出门,天热也就是打盆水在屋里擦一下身子,苏艳大学谈过一个男朋友,毕了业理所当然就各奔东西了,说起来也有好几个月没做过了,现在来了这穷乡僻壤,就更不说了,可是这事只要开过头,就只有想的,忍也忍不住,听着西屋没动静了,苏艳抹黑就把衣服脱了,光溜溜的躺在被窝里,想着前男友平时的样儿,一只手揉着自己的大馒头,一只手就往下伸去,食指肚在小红豆上揉搓按捏,细长的手指去的时候,忍不住哼了出来,虽说没有前男友真枪实弹的舒服,可是这样也让人很是销魂了,一番动作过后疲惫不堪的瘫在床上。

声明:本文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